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小说蓝色的眼泪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传说很久以前,乌托邦大海里有着海明珠,那是海龙王的镇海之宝。  龙宫里住着老龙王,有一天他要去东海龙宫去拜访东海龙王。他就对美人鱼夫人说,我

传说很久以前,乌托邦大海里有着海明珠,那是海龙王的镇海之宝。  龙宫里住着老龙王,有一天他要去东海龙宫去拜访东海龙王。他就对美人鱼夫人说,我不在宫里的日子里,一定要把家里照顾好。  美人鱼夫人说,好的,老爷。  老龙王走了。    巫师得知老龙王走了,就去拜访美人鱼夫人。  姐姐,姐姐。听说老龙王去了东海龙宫?  美人鱼夫人说,是的。  姐姐,呆在宫里多闷啊,不如我们一起去凡间吧。  美人鱼夫人说,那可不行,老爷让我在家看家,要是小偷偷走了海明珠,可不好?  巫师拿出水晶球,念了咒语。水晶球里面就出现凡间的景象,很多人在观赏灯会,很热闹。巫师说,哎,今年可是凡人一年一度的灯会,凡间会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既然姐姐要看家,那我把水晶球送给姐姐解闷,我一个人去玩了。  巫师走了,美人鱼夫人也很想去。凡间的灯会太诱惑人了,美人鱼夫人捧着水晶球看着凡间的人类,凡间的繁华热闹的景色吸引美人鱼夫人,所以就忘记老龙王临走交代的事情。    巫师念念咒语,将自己变成平凡的女孩,青衣素装,走在这繁华的京城街道。    今年的灯会特别热闹,不少才子聚集在京城,观灯会。皇帝下诏,文武百官放假三天。  将军苏俞峰本是在府里商议攻打邻国作战策略,可是的妹子苏雨婷一大早纠缠苏俞峰逛灯会。苏俞峰实在幼不过妹妹的固执,放下国事要务,难得陪妹妹一起出门。  苏俞峰忆,虽生长在京城,自小出门拜师学武,近又常年塞外征战。这京城大街小巷对苏俞峰来说格外陌生,带着几名随从一起好好欣赏京城灯会。    巫师玩性未尽,人间平常的东西对她来说都是稀世珍宝,左一句这是什么,右一句哇塞太漂亮了。几乎是把整条街的小摊都买了,这银子当然不用问从哪弄。一开始小贩问她要一两银子的时候,她问,一两银子长什么样子?小贩笑笑,傻姑娘,你爹娘没教你银子长什么样子麽?巫师傻笑,见了银子长什么样后,她是买的更加疯狂了。  原来银子是这么个好东西。  哇,好漂亮的灯笼。为什么灯笼上有那么多字。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不懂,不好玩。  巫师觉得手里的东西碍事,便把这些宝贝全给了路边那些穷人,腰间那袋变出来的钱时不时晃来晃去,碍事。随手摘下丢给穷人了。有人看了,觉得这丫头是不是神经病,把那么多钱给了别人。穷人拦住巫师,感激不尽,非要磕头谢恩。巫师着急要离开,怕要忽略精彩的灯会。这一镜头被苏俞峰看到,以为几个穷人竟然明目张胆劫持一个姑娘,便要英雄救美。  “住手!你们苦苦纠缠一个姑娘,成何体统。”苏俞峰喝道。  当场把那些穷人吓的躲在巫师后面,巫师见穷人不拦路,就匆匆忙忙离开。苏雨婷本想拦住巫师,哥哥好心解围,连一个谢字都不说,连看都不看的离开了。苏雨婷很生气,但是被俞峰拦住。毕竟他们是微服出巡,不想惹事端。  巫师边走边玩,看一才子望着灯笼摇头叹气,也好奇朝灯笼望去。  “闯王失马?闯王从来不骑马啊,怎么会马丢了?”巫师也摆出刚刚才子的摇头叹息,就是想不透闯王什么时候养马了。  才子见一姑娘愁眉苦脸,一番话语,不经哈哈大笑。  “姑娘,真是幽默。这是猜灯谜。闯王失马,是猜一个字。”才子解释道。  “猜什么字啊?”巫师还是很好奇,这闯王的马跟字有什么关系。  “谜底太深,小生一时还没想出来。”才子遗憾道。  “答案是门字。”  巫师随着声音回头一看,这不是刚刚那些帮自己解围的人吗?苏俞峰没想到会遇到刚刚那个姑娘,他巧合路过,听到姑娘风趣的话忍不住停下脚步,原来是为一灯谜难住了。  “门?是啊,闯王失马,就是把中间的马去掉。多谢兄台。”刚刚那才子豁然开朗。  “切~无聊,真是幼稚的东西。”巫师不削人类的文字游戏,居然拿闯王的马开玩笑,让她刚刚犹豫了好半天。  旁边的苏雨婷实在看不过去了,他的哥哥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满京城的大功臣。被一个普通百姓看不起,她就是要是让她知道,她崇拜的哥哥是堂堂的将军。  “哼,你可是知道我哥哥是谁,胆敢这么无理。”苏雨婷开头喝道。  “雨婷,不得无礼。”苏俞峰暗示妹妹不许胡来。  巫师上下打量他们一番,然后闭上眼睛。笑着说。  “不就是一个打了几次胜仗的将军麽,没什么了不起的。”  巫师的话让苏俞峰感到震惊,他们穿的是便装,她一个普通老百姓怎么知道他是将军。他以为她见到自己华丽衣服会猜是富家子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会说的那么准。  “既然知道将军在此,为何不下跪。”苏雨婷得理不饶人。  “为什么要跪?天天跪那个龙、、那个龙老大就很烦了,对你们这些人、、人,我不跪。”巫师本想说,天天跪那个老龙王就很烦了,对你们人类就不跪。巫师可不想这些人类把自己当成疯子,或者当是妖怪。  苏俞峰见此,觉得这小姑娘口气不小,难道哪位格格偷跑出来。  “姑娘,刚刚舍妹失礼,望姑娘不要生气。不知姑娘怎么知道阁下的身份?”苏俞峰有点想认识这个姑娘了。  “小菜一碟,我是巫师嘛!”巫师得意忘形,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巫师?”  “是啊,我叫吴诗。口下一片天的那个吴,诗文的诗。”  苏俞峰好笑,本来他在想怎么开口问姑娘芳名,没想到姑娘自己报上名字了。  “在下苏俞峰,姑娘要是有雅兴,可否陪在下到天涯居小坐一叙。”  旁边的苏雨婷见哥哥对人家姑娘这般态度,心里见喜。多年来,哥哥在外征战,一直未成家。苏家继承香火可都是长辈们关心的大事,可是哥哥一直在外,根本不把终身大事了的。前几日去庙里求神,看相的说家中要发生一喜一悲。这具体是什么,看相的说天机不可泄露。想必这喜应该是哥哥看上人家姑娘了。那苏雨婷压制对吴诗的偏见,让哥哥和她培养感情。只要哥哥愿意娶她,她就愿意把她看成大嫂。  “我才不去,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巫师是偷跑出来的,要是被哪路仙人发现,恐怕又要被罚面壁思过。  “姑娘留步,姑娘一人独行,很是危险,可否在下护送小姐回家。”  “哈哈,我怎麽敢让将军送。将军想挽留我,好意我是心领了,不过你还是早点回去商议近攻打邻国策略,不然此战将带给百姓的是生灵涂炭。”  巫师看透他近忙碌攻打邻国,此战虽然是胜仗,但伤亡惨重,皇上将他软禁府里。  苏俞峰还想问下去,但是巫师已经乘着人多,消失在苏俞峰面前。巫师走到京城通往乌托邦大海方向的那条护城河,却发现自己变不回巫师的模样,她想这下子坏了,人间逗留时间太长,仙气消耗一大半,水晶球又在美人鱼夫人那,哎,恐怕一时半会是变不回去了,她不管了,先回去再说,巫师跳进水里,才发现自己回不去水宫,反而要被淹死。  苏俞峰让随从护送小妹回府,要独自一人去城外透风,想出攻打邻国的策略,可是脑子里挥散不去那窈窕的影子,竟然是一面之缘的巫师。苏俞峰听见护城河有人喊救命,奋不顾身的跳进河里救人。巫师被救上来了,苏俞峰见溺水的人是刚刚思念的女子巫师,心里大喜。但姑娘溺水昏迷,苏俞峰不顾男女授受不亲,对她人工呼吸。巫师苏醒,见庞大的面孔,嘴唇被覆盖上,立马把他推开。  巫师大哭,回不了家了,我没有魔法了,呜呜呜~~~~  苏俞峰见巫师哭起来,心疼不已。  “姑娘别哭,在下实在不是故意冒犯。姑娘有何事想不开而轻生呢?”苏俞峰问道。  巫师没理他,继续哭。巫师是没有眼泪的,巫师心里还是比较安慰的,至少自己还是巫师。  “姑娘,别哭啊。在下刚刚唐突,不顾姑娘清白,不然我娶你。”苏俞峰也没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  巫师知道成亲是怎么回事,立马停止哭泣。她可不要嫁给一个凡人。  “谁叫你多管闲事的,你老跟踪我干嘛?”  “呵呵,姑娘此话诧异,这护城河是公共之道,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呢?再说,我是听有人呼救,才奋不顾身救你。”  巫师被护城河的水呛了不少,再次晕了过去。苏俞峰着急万分,将她带回府里,大夫整治。  巫师醒后便发现自己身在将军府,已经昏迷是三天了。将军攻打邻国已经凯旋而归,但伤亡惨重,皇上将苏俞峰软禁家里。苏俞峰不恼,心想软禁期间可以陪伴家里的她。  “等你好后,我将娶你。”  巫师醒来,就听见苏俞峰对她说的句话,就是娶她。  但是巫师还是那句“我不嫁。”  “你清白之身被我玷污,我当然要负责。好好养身。等你好了。我便娶你。”  巫师这一病,就是好几个月。巫师想家了,但是面对苏俞峰的热情关心,她知道自己动心了,但是自己是巫师,是不能和凡人成婚的。    老龙王回来了,不见美人鱼夫人,大怒。发现海明珠不见了,在角落一处,发现巫师的水晶球。让虾兵把巫师找来,虾兵却报告巫师来过龙宫后,就没回巫师府。  老龙王大怒,好个巫师,居然偷了本王的海明珠。海明珠一没,乌托邦大海动摇,洪水泛滥。    皇上召见苏俞峰,说是城外八百里洪水泛滥,京城聚集很多难民。  巫师见天气变的古怪,又听苏俞峰说洪水泛滥,巫师闭上双眼,大惊,不好。海明珠不见了,龙王大怒,无法控制乌托邦大海。巫师直接寻找美人鱼夫人,可是怎么也感觉不到她在何处。  “苏俞峰,请将我丢进京城护城河。”  巫师不想连累这些无辜的人类,只要把她交给龙王,才能减轻洪水的泛滥。  “不,等这事情结束,我就让皇上赐婚,我爱你,吴诗。”苏俞峰表达了爱意。  “俞峰,你不能爱我。”说完便向城外跑。  苏俞峰在后面追,他不知道她怎么了。怕她出事。  苏俞峰眼见城外一条巨龙,环绕他心爱的人儿,拔出刀。  “妖怪,快放了她,不然我将你杀死。”  龙王将要把巫师带回天庭问罪,见一个凡人持刀,原来是救巫师。龙王不以为然,带着巫师消失在河里。苏俞峰不顾一切,也跳进河里。      巫师被关进水宫牢狱,龙王逼问海明珠和美人鱼夫人下落。巫师还是说,我没拿海明珠,不知道美人鱼夫人下落。龙王大怒,龙爪刺入巫师肉里,血顿时出来,是红颜色的。  龙王冷笑,哼,巫师没想到你私通凡人,连法力都消耗大半,连血都变成了人类血的颜色。    苏俞峰找不到巫师,他也不想活了。所以他放弃了求生。在海底,他看到一个发光的球体,球体里面有他思念的巫师。原来苏俞峰捡到的是龙王遗落下的水晶球。苏俞峰知道他爱的人,原来是巫师。巫师伤痕累累,却又救不了她。水晶球光越来越强,将苏俞峰带到巫师被关的水宫。  “诗儿,快醒醒,我是俞峰。”苏俞峰根本接近不了巫师,只能喊醒昏迷的巫师。  朦胧之中,巫师听见苏俞峰的声音,努力的睁开眼睛。  “俞峰,你怎么来了。这不是你来的地方,快走。”  水宫的动静惊动了老龙王,老龙王见一个凡人进入水宫,便掐着苏俞峰的脖子,威胁道。  “巫师,交出海明珠,不然我就杀了他。”  “不要。龙王,求求你,放了他。我真的不知道海明珠的下落。你要杀了他,会触动玉帝,会连累你的修行。”巫师痛苦的说。  “哼。人类给我回去。”  三界本是不相干,他不想为了杀一个人类,毁了道行。  “不,我要和巫师在一起。”苏俞峰坚持。  哼,龙王才不听凡人的要求。一挥手,将他踢回人间。    “巫师,我已经禀告玉帝,玉帝圣旨,明日将你在南天门斩首。”龙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剩下巫师一个人,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我为什么要是巫师,我的俞峰,俞峰,忘了我吧,忘了我吧……  如果没有她不去凡间,就不会遇到苏俞峰,也不会有洪水一劫。  巫师哭了,眼泪地滴在水宫河里,那是流向京城护城河的方向。  原来巫师是有眼泪的,眼泪是蓝色的,一颗、两颗、三颗……巫师里的眼睛充满了犹豫和悲伤,她不知道她的眼泪拯救了洪水泛滥,蓝色的眼泪让大海恢复了平静和宁静,从此大海是蓝色的。  巫师死了。  京城又恢复了往日的繁华,将军府也忘记曾经收留过巫师,而苏俞峰也忘记了他深爱的女子。他听妹妹说他是从战场上被士兵带回来的,昏迷三个月了。  有人传说,大海的颜色,其实是巫师的眼泪。  不久美人鱼夫人带着海明珠回来了,后来才知道她心爱的妹妹喊冤而死。美人鱼夫人只是贪玩,又怕海明珠被偷,所以带着海明珠去了人间。海明珠是水性,所以在大的法力也感觉不到海明珠具体位置。巫师之死,美人鱼夫人病了,老龙王也很内疚。  从此乌托邦大海特别的蓝,特别的犹豫。    共 47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饮食能帮助泌尿结石治疗吗
昆明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癫痫病去哪好
标签

上一页:不散不见

下一页:喜冬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