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浪仙人 第1083章谁在瞎折腾

2020/01/16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流浪仙人 第1083章谁在瞎折腾.道路?什么道路?舍布恩心思急转:‘原来他们除了太阳王的金钱、阿波利斯铸造协会的机械魔像、奥法联合会的

流浪仙人 第1083章谁在瞎折腾

.道路?什么道路?舍布恩心思急转:‘原来他们除了太阳王的金钱、阿波利斯铸造协会的机械魔像、奥法联合会的法术物品、豺狼人的军队,还有欧雷莫奇王子的支持。可欧雷莫奇的‘道路’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反而被他们视为最大的助力。’

当他小声问旁边的萨默斯时,对方只答道:“这是他们的大秘密,是不能乱説的。呵呵呵~~~~不过可以猜嘛。我猜是在地底,就在我们这脚底下,地下深处有一条天然的双向传送门或许通往是通往某个位面?嗯~~~~这种可能性太小,而且如果真是通向某个位面的话,能量波动就太大、太异常了。地母不会察觉不到的。应该是通向某个矿藏丰富的地底矿区吧。有了足够的优等矿藏,就有铠甲、就有刀兵”

“把那些刀兵给豺狼人去”上面的山陵巨人一脚踢开地母神像的破碎残片,双目中喷出压抑了多年的猩红愤怒:“让豺狼人杀光那些虚伪的家伙”

“豺狼人杀光了那里的一切”从小镇中带着斑斑血污中逃出来的年轻山陵巨人牧师含着悲痛的泪水与颤栗的恐惧对面前精力未复的魁梧老选民説道:“他们~~~他们正在城中以人为食~~~~”一阵凄冷的夜风划过,众人心中微寒的望着远处山坡上那灯火凌乱幽幽的小镇,似乎能听到那一面面残墙断壁之后

骨骼粉碎的‘咔咔~~’惊悚声,还有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似乎在昏黑的夜色与山林间飘荡,让人説话的声音都有些干涩:“他们~~~~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边境线和巡逻队上为何没传来一diǎn警报?”

“可能是地道。”侥幸逃出的年轻牧师和其他残兵又狠又惧的説道:“他们是从地下忽然钻出来的,源源不断不但有那些该死的豺狼人,还有不少灰矮人,甚至一些~~~~山陵巨人”在周围众人的惊讶和不信声中他们急急説道:“是那些挖矿的家伙他们虽然都穿了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铠甲,但铠甲里面的衣服却是矿工的衣服。我们都认得”

老选民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眼中的冷酷之色也越厉害:“那些罪人之后果然还是反了早知道就应该把他们全部灭了”旁边重伤已经痊愈的高等圣武士心中提醒道:“他们要是都灭了,就没人替我们挖矿了。挖矿~~~~哼,肯定是他们挖着挖着就碰到了灰矮人,然后二者就勾结上了难道他们也信奉了灰矮人的神?”但年轻牧师和其他残兵却摇头道:“不知道~~~~我们只听到那些豺狼人牧师在叫嚣什么‘真神,唯一至大的真神’。还打着一种深紫的旗帜,只是我们没看清楚。另外还有灰矮人叫着‘欧雷莫奇大王万胜’之类的话。就不知道是谁当头。”

这下局面

更复杂了,愁眉不展的众人正七嘴八舌议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时,对面山腰上那业已残破的山陵巨人城镇处传出一阵长长的狼嚎、此起彼伏之间犹如恐怖的海潮‘嗷~~嗷~~~’地刺耳扑来。仿佛有数千的豺狼人已经通过秘密地道进入了城中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后续低沉声响,让人担心不已:“看来是那些邪恶的欧雷莫奇大王在地底秘密挖了大量的地道和地下城并遮蔽了地母的目光。现在就利用这些地道和地下城里把远方的豺狼人运来了。”

老选民两眼都青了:“该死的这里是我国水渠纵横交通之处,万一被他们攻下并破坏,那么我们全国就有四成的水源无法保持供应。整个国家都危险了但我们的大军又集中带东部和太阳王较劲~~~~这不是一次小突袭或叛乱,这肯定是有太阳王参与的大阴谋我们必须立刻把周围城镇的人集中起来,组成民兵抵抗还有,要把所有神庙的守卫魔像也集中起来。必须在近期重创他们”

“还有更重要的。”旁边的的金斧圣武士话了:“要搞清楚他们到底有几条地道,他们的地下城又在何处这些通道应该不会太多,否则地母老早就察觉到异常了。我们回去向仁慈的地母祈祷并盘问剩下的那几个麦哲伦牧师手下。还有派几个人就去附近各个城镇召集民兵和护庙魔像。争

取把他们堵在地道入口附近,不能让他们再扩散了”

“喂喂我们在这阴暗的地下室里干什么?”正在昏沉的艾亚尔被耳边的一个烦躁的声音吵醒了,抬起沉重的眼皮一看,是满脸激动与愤懑的前官员康业斯在那儿叫嚷:“我干嘛要到这个地方了来?我根本就不是这里的人我不属于这个地方”他猛地窜起来,吵吵嚷嚷的冲到那唯一透光进来的小铁窗狂叫着:“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我和他们不是一起的我是一个普通人,我要回家回家,你们知不知道?”

“老子知道”哐当~~~~一根山陵巨人的矛柄从铁窗处狠狠捅了进来,一下打在康业斯左脸上,把重重他打翻在地,痛的捂头直滚,还被又重重捅了几下腰身,‘哎呀’惨叫着连连后退。最后又退回艾亚尔身边,久久的呻吟了很长时间才有气无力的抬眼看了一眼艾亚尔:“你説~~~~我们为什么会跟着他们跑到这里来?”

这让艾亚尔很为难,他总不能回答:‘因为我想学九转易脉**,这东西效果还不错。至于你嘛,你不会武技也不会法术。我就不知道你为啥要跟着了。’于是他只好回答:“当时局面很乱,形势所迫嘛。等这次出去之后,你就可以告辞回家~~~~”嗯~~~~好像回家是要钱的哟,而且现在两国还在交战,怎么回家呀?

是身边的康业斯就呜呜呜的掩面啼哭不止:“那要打到什么时候?我已经挨了这么长时间,一路就是翻山越岭,手脚都不知道磨破了多少次。可我的家根本就不在这里呀我他.妈天天都在远离老家,背井离乡到底在干什么?我根本就是在吓遛达,根本就是在浪费生命你看看、你看看,现在我们又莫名其妙的被关在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人给砍了我——他——妈——的在干——什么???”

“你少吵diǎn儿行不行,一diǎn儿困难就叫,以后还怎么过日子?”他的仰天干嚎让旁边的海达尔和格林姆都不耐烦了:“你.妈吵个#a啊。出去之后老子给你钱,你快diǎn儿闪人算了。满意了吧还有谁要走的?都站出来、站出来,我给钱给你们,全都滚蛋算了”

康业斯骂骂咧咧的左看右看,忽然现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于是他长期压抑的愤懑一下就彻底爆了:“你们都愿意就这么漫无目的的瞎逛?然后再被什么人给关起来杀掉?”

“你别烦人啦”坐在旁边石板地上一直不説话的仙黛儿也恼火了:“谁在瞎折腾了?大家都没觉得瞎折腾,就你一个人在瞎折腾。你在想以前的好日子吧,现在没官儿当了就不舒服了?没事儿跟大家学diǎn儿技术好不好?没官当了也可以找个别的事儿做。现在大家都觉得

没瞎逛,就你自己不想调整一下自己,还是换个脑子吧”

康业斯心里真的是气的要憋不住了。可这丫头算是一群人中本事最大的一个了,就算现在身处这充满了反魔场的半埋式潮湿地下室,也是个头面人物。于是他只好恼火的一屁股坐下来,愤愤的岔开一句话:“哼,説什么都没用搞不好明天我们就要被拎出去砍头”

又是一阵让人郁闷的沉默,整个潮湿阴暗的半埋式地牢内越湿冷难受,让身材娇小娇嫩的子爵夫人又往格林姆怀里钻进来一diǎn儿,用忐忑不安的低声耳语道:“其实~~~~我也想回家。就这样四处漂着,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其实有一个干净宽敞的家,每天能做些熟悉的工作,比如説烤些小甜饼呀,做些漂亮的衣服和帽子呀,然后享受享受阳光和清脆的草地山坡。也不错呀。”

似乎~~~~好像~~~~大概~~~~或许不错吧。格林姆这样想着:‘但如此生活,好像很单调的样子,每天都是同一幅场景、同一群面孔、同一些事情,几diǎn一线的生活~~~~。如果四处逛逛,説不定还能碰到新鲜美女。再説那个东郃子还没给我整出三阶法术来,现在这种鸟样怎么在地方上混下去呀’因此他悄悄説道:“其实我老早就这么想了,可是艾力露牧师不让我离开。唉~~~~我求了很多次都不

答应。你也知道,他这个人很古怪,有时候又冷酷无情,而且还~~~~”

“是在説我坏话吗?”斜上方忽然乍响一个沙哑而吵闹的声音,只见那牢固的小铁窗处赫然站着一只乌鸦,正瞪着一对澄亮的眼睛大声问道:“而且还怎么样??”格林姆‘呃~~~~’了一下,幸好昏黑的地牢挡住了他急的满头大汗的通红面孔,只是説话依旧不利索:“还~~还~~我是説~~~~那些山陵巨人,他们~~~~还很奸诈。别説这些废话了你是艾力露牧师吧快把我们弄出去呀。那些古怪又冷酷无情的山陵巨人马上就要杀我们了”

ps——每天一次推荐,一个diǎn击,也是一种贡献。希望这里能欣欣向荣。。.。

更多到,地址

长春牛皮癣怎么治疗好
长春在哪家医院治银屑病效果好
贵州哪家治癫痫医院
泉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中山治疗阳痿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