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百味这是中国领土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一     “快快!快!”  五六个解放军战士,跟在一个背着头上有伤,血从军帽侧边流下把齐侧脸和耳朵染红的、腰间的朱红色皮带也有血的在刚

一     “快快!快!”  五六个解放军战士,跟在一个背着头上有伤,血从军帽侧边流下把齐侧脸和耳朵染红的、腰间的朱红色皮带也有血的在刚才一场战斗中负了重伤的副连长陈绍光的一个战士身旁急跑着,此时,他们已往附近的连部卫生所非常快地跑去。  他们在二十多分钟前与苏军的战斗中,消灭了敌人,所有战士都好好的,而只有自己的副连长受了重伤。  “小刘,我来背副连长。”一个跟在背着陈副连长的战士小刘身后的老战士说。  “没关系,我尽量不停息把副连长早点背到卫生所。”小刘边回答,边跑着。  “行。”  过了十多分钟,小刘背着陈副连长过了一片平地,就看到前面有一道斜陡的土坎,只要从这里上去,要不了五六分钟,就到连部卫生所。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土坎下,老战士杨有声(就是刚才要背自己副连长的一个26岁非常棒实团脸的老战士)说:“上坡了,我来背。”  “行!”  小刘回答。这时,他背着十分沉重、是大个子的陈副连长已经累得不行了。他就停下,让身强力壮的杨有声背上陈绍光副连长,杨有声几乎带着冲力背着副连长跑上了陡斜的土坎,又跑了六七分钟,才把陈副连长背到了连部卫生所。  “刘军医!刘军医!”还没有到,老战士杨有声就先喊道。他十分希望自己的副连长被医生早一点救活。因为,陈副连长受的是三处重伤:侧头、腰间、肩膀,还在流血。  很快,他背着陈绍光跑进卫生所。  在所里的刘军医听到了非常急切而刺耳的喊声,他意识到一定有战士受伤了。就马上跨出门,看到老战士杨占辉背着脸白如纸,侧脸上有血,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腰间大部分是湿红红的陈副连长。  他马上说:“杨占辉,把陈副连长放在床上。”  一进病房的老杨把自己的副连长放在床上。刘军医马上走过来,他看到:躺在床上的陈副连长那敦实环厚的身子,他胸部上有从他侧头上滴下的血染红些,他又看看陈副连长的模样,脸色发白,意识到陈副连长要死了。但是,刘医生马上跟陈副连长检查他受伤的头部、腰间等,都是重伤。近四五分钟后,解放军副连长陈绍光没有气息了。  现在是1969年3月2日,在1958年从四川宜宾一步滩乡参军,在部队上呆了十年的解放军副连长陈绍光在此前半个多小时与苏军的战斗中战死。  请以后关注珍宝岛反击战短篇小说集:《陈绍光》。  ……  1958年12月末,四川宜宾一步滩乡,就是今天宜宾金平镇的22岁的陈绍光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宜宾柏溪车站和一些当兵的宜宾青年上了开往中国东北的火车,六天六夜后,到了解放军部队:沈阳军区3168部队侦察连当战士。他从小就受到地主的一次用牛鞭的毒打,就对反动地主阶级充满了仇恨。他有一个愿望:到长大了,一定要参加解放军,还有,他崇尚革命军人,更想有一天成为一个解放军战士保卫祖国和人民。他和新战士到了黑龙江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在随后的日子中,他在一些军事项目中,比如:军事技能滑雪,以及在一些复杂越野的训练中,成绩突出;又经过一两年的努力,在1960年成为了班长。他更加的刻苦训练,对自己战士亲近友爱,到1961年入了共产党。不久,上级让他到一个军事成绩落后的五班当班长,希望他把这个落后班带为先进班,这是考验他带兵能力的一次锻炼。  第二天,在接受了自己的指导员李荣清的指示后,25岁的陈绍光来到了五班。  “快,集合了,快!”根据上级的命令,陈绍光来到了五班。这是他到的第二天早晨,陈绍光吹起了集合哨,然后,他喊战士们集合。  五班的战士们马上穿好军衣、军裤等,还有,今天是他们五连的紧急集合。在陈绍光之前,连里就已经吹响了全连集合哨,他知道,全连的人都会准时去集合,他希望战士们马上起来,不耽误地出去集合,他看到靠墙的高低床上的战士都有的在穿衣、下床,有的边穿衣边回身拿起放在枕头上的一根朱红色皮带系紧在自己腰间;有的一下床,把铺盖叠好,后转身,跑到放有步枪的侧墙下,拿起步枪,往背后一挎,赶紧跑出营房去集合。在看到这一情景后,陈班长觉得满意。就回脸,看见在自己上铺的新战士小袁还在睡,没有反应,还在发出轻微的鼾声。  “快起来!起来!”他喊道。  在这样的喊声里,陈班长喊了几次,小袁才免为其难地起来。他后来穿上了军装,才拿着步枪,走出了营房。这时,到了操场上,陈班长一看:  紧急集合的五连已经离开了。班里的战士非常无奈,有些眼光盯着小袁,带有嫌弃不满的神情。当然,战士小袁为什么会是这样,陈班长也迷糊。他觉得既然部队走了,就只好找近路追上。就对一些非常不快的战士说:  “同志们,不要急。”  “班长,怎么不要急。连队已经走了,这下,连长又要批评我们五班了。”有战士不满地咕哝道。  陈绍光明白这次没有准时集合,就是小袁的缘故。他没有生气。他来就是要根据团部的指示把落后的五班搞好的。就说:“走,同志们,去鹰嘴谷,赶上连长他们。”  “是,班长。”  然后,陈绍光带着战士们走近路,赶部队去了。  后来,赶上了连队,进行了训练,完了后,在回部队驻地的山路上,陈班长往前走,他对没有按时集合,心里还是不快的。这时,他正在往前走着,听到后面的几个老战士聊着:  “这下,连长营长又要说我们班不行了,又要挨骂了!”几个老兵在发牢骚,当然是对战士小袁非常不满!  “这有什么办法,那个有夜尿症的袁大人老是这样。”  “真是麻烦!”  “像这种人,不弄出五班,别说陈班长,就是再来十个班长也白费!”  “是呀,如果把他调离这个班,我们就能干得更好。”  “哎,人家医生说了,他半夜要尿床。”  ……  陈绍光听了,他感到五班的大多数战士都想积极向上,主要是战士小袁的原因。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部队里,都是一切以的军事本领为主,每一个战士都希望自己成为出色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陈绍光在路上就思索怎样把小袁这个落后的战士带好,他听到说他有夜尿症,只有身体差、家里清苦的人才有。到了营房里,陈绍光把手往小袁的被子里一摸,是湿的,他明白了。就找来被子为小袁换上。然后,他也没有去责怪小袁,就把小袁尿湿的被子拿去洗了。  几天来,小袁都在夜里來尿。都是自己班长默默地拿去洗,换了。  “班长!”第三天,一个战士跑来对陈绍光说。  “什么事呀?”  “小李在刚才跳进江里,救起来一个落水儿童。”  陈绍光听了,觉得解放军救落水儿童是一件好事,他想通过这事让全班战士受到教育,对班里的工作有鼓舞的作用。就马上说:“小刘,你去找小黄,把小李救儿童这事写成表扬稿,拿到团部广播。”  “是,班长。”  然后,小刘马上去找小黄去了。  后来,在下午的班务会上,陈绍光表扬了战士小李,以这样的方式,让全班战士有了集体的荣誉感,当然,他也希望这事能对小袁有个促进作用。  但是,陈绍光主要还是想帮助小袁。他知道要让小袁从一个落后的战士改变过来,还需要他做很多的工作。他对班上战士们说:  “同志们,我们要帮助小袁,不要嫌弃他,要多关心他。知道吗?”  “知道,班长。”  “那天,你们几个在训练回来时就不该这样在背后议论他,他本身就感到非常自卑了。”陈班长和蔼地指出。  “是,班长,我们一定改。”老战士们说。  “就这样、”  ……     二    晚上了,陈绍光睡在战士小袁的下床。这时,战士们都睡熟了,还能听到个别战士的轻微的鼾声。陈绍光是睡不着的,他在想着自己该怎样做,用适合的方法来帮助小袁,把五班的落后面貌改变过来。他想道: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一定要帮助自己战友。虽然,他一时不能转变,但是我是他的班长,无论怎样,我一定要帮助他。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什么水滴在自己的被子上。他马上明白过来了,小袁的夜尿症发了。就马上下床,拿起床边桌上的电筒,往上床睡着的小袁,把小袁的被子撩开,把电动一照:战士小袁的被子湿了一块。然后,他把小袁的吊在床边下的被子一角拿起来,悄悄塞进小袁的尿湿处。他想道:嗯,明天再说。就低下身子,脱了军衣等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战士们做完早操后,在营房外面聊谈着。陈班长直接走进营房里;这时,又进来一个老战士,他看到:班长把自己的新被褥拿出来跟小袁换上,又把战士小袁尿湿的被褥拿出来放进盆子里。  老战士刘运亮问:“班长,你把自己新被褥跟他换上了?”  “嗯。”  “班长,你太好了!”  然后,陈绍光端着盆子就出去了,到营房外的树干下,把小袁湿的被褥挂在上面,好晾干。陈绍光觉得自己在生活上应该多关心自己战士,才好。几天下来,陈绍光都这样做了,也没有批评和说战士小袁。几天后,班上的战士小李救了一个落水的儿童,陈绍光听说了,他觉得这事能真跟全班战士鼓舞,增强作为人民解放军战士的荣誉感。就让团员小组写成一篇表扬稿,拿到团部的广播室去广播。  然后小黄就走了。  第二天,团广播室播出了表扬战士小李救落水儿童的事。陈绍光觉得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就在团小组会上,对大家说:“小李救儿童一事,一定会跟我们五班带来荣誉,这非常好!”  “是呀,班长。”战士们说。  “我们在荣誉面前,也要多帮助落后的同志。”  “班长说的对。”战士们都知道班长说的是战士小袁。  “不能跟以前一样,看到落后的同志就在旁边看,我们要主动帮助他,让他改正过来,成为一个合格的好战士。”  “班长你说,我们怎么帮?”一个老兵问。  “你们要多跟他聊,多关心他……”陈绍光进一步说。  “班长,我们知道了。”战士们说。  ……  有一天,老战士刘俊建对在操场边的陈班长说。  “班长!”  “什么事?”  “我刚才看见小袁心情不好。他在看家里的来信。说他的弟弟病了,没钱看病。”  陈绍光明白了。在自己战士困难时,自己作为班长更要帮助他。他就转回身,向营房走去。  陈绍光就来到自己床前,从部队发的军饷里,拿出25元,他觉得应该是一般的病。就到镇上邮局,把钱邮寄回战士小袁在沈阳农村的老家去。  十天后,战士小袁收到老家母亲的来信,说他汇来的钱25元,已经把他弟弟的病治好了。小袁感到奇怪!他没有跟家里邮寄过钱。他想了会,觉得这事应该是班长做的。心里不禁感动!  后来,陈绍光看到战士小袁一个人在营房,战士们在外面聊天,觉得小袁非常寂寞。就主动而非常亲近地走到他身边和他聊。他从小袁的话里,知道小袁的父亲在抗战中,被日本鬼子打死,母亲没有办法,带着自己儿子沿街要饭。为了自己孩子能长大,他的母亲嫁了他人。听到这些,陈绍光非常的难过。他想道:自己不是在旧社会,被地主的鞭子打过吗?在旧社会,一个穷孩子受了多少苦才长大的吗?  想到这里,他对战士小袁说:  “小袁,我们一定要牢记阶级的仇。牢记由我们先烈打下的江山,一定要好好保住它。我们每一个解放军战士一定要勤奋训练,练就一套过硬的军事本领保卫祖国。”  小袁听了,非常有感悟。  “好了,你再想想我的话。”  “嗯。”  说完,陈绍光走开了。  两天过后,团小组有几个战士对在门边树下站着的小袁说:“小袁,今天师直属队有篮球比赛,走,跟我们一起去看。”  多日来,对班长的话有感触的他,也在心里想自己该怎样做才能改掉自己的弱点。就说:“我不想去。”  “小袁,走嘛!”  “我不想去。”  看到小袁实在不想去。然后这几个战友就走开了。小袁想回到营房,继续思索班长的话。就走回营房。他刚到门口,看到班长站在他的床边,把他的被子换下来放在白盆里,为他洗。战士小袁十分感动!他情不自禁地喊道:“班长!”  几步跑上前扑在陈绍光肩上。“班长,我对不起你!对不起班上同志们!”  看到小袁这样,陈绍光默默地看着他,知道小袁悔悟了。  “班长,都是我的错。你不知道,我这人怕苦怕累,什么都犹豫不前。我知道,是你跟我的家里寄的钱。班长,你对我太好了!而我又干了些什么?”  “没什么。有了过错,就一定要改正。”  “嗯。班长,我一定听你的话,改正自己缺点,争取进步。”  “这样就好。”  “嗯。”  “小袁,你去休息一下。我跟你洗被子。”陈绍光说。  “班长,我跟你一起洗。”  “好!”  然后,两人出营房去了。  这以后,战士小袁在班长陈绍光的关怀和鼓励下,努力训练,在二个月后的团部比赛中,战士小袁获得了好成绩,把五班的成绩提高了! 共 1032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昆明专治癫痫的医院
昆明癫痫病到哪家医院治疗好
标签

上一页:又圆月

下一页:失去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