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每个剧本穿一遍 33.心潮澎湃

2020/01/16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33.心潮澎湃快吃午饭的时候安鸣才洗好澡换了一身衣服出去,安雯放蛇咬人的事情毕竟不对,而且他要顾忌君雅的面子,受到惊吓

每个剧本穿一遍 33.心潮澎湃

快吃午饭的时候安鸣才洗好澡换了一身衣服出去,安雯放蛇咬人的事情毕竟不对,而且他要顾忌君雅的面子,受到惊吓的可是君雅的妹妹,他哪怕做样子也要给君雅一个交代。

而在这期间微凉已经了解了所有事情的经过,菊香正在说最后众人看见的:“二小姐吓的抱住了大少爷,但大少爷叫人把二小姐拉开,没想到二小姐晕过去了!”

微凉摇头,心想难道是日久生情?这才在安家住了几日的功夫怎么就敢上去抱在一起了?

“你怎么看?”

菊香皱眉小声说:“二小姐是在装晕。”

“你怎么知道?”微凉诧异。

“那妇人手脚粗鲁,背二小姐回来的时候将二小姐撞到门框上了!我就在边上亲眼看见二小姐眉头皱了一下。”

微凉原本心中有个主意的,只是在计划什么时候施行,如今听到这里登时有了想法:“你去将红蕉和绿樱叫来。”

微凉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遍红蕉和绿樱,两人虽然不明白微凉为何要这么做,但很是听话的按照微凉的吩咐去做了。

而安鸣到了九姨太院子,不顾九姨太在场,直接黑着一张脸将安雯数落了一顿,并且很直接的说:“你既然不想在安家好好呆着,就让姨娘给你找婆家赶紧嫁出去,若是一个月后你还是找不到婆家,我亲自给你把人定下来!到时候你不嫁也得嫁!”

安雯乍然听见这么个消息顿时觉得晴天霹雳,也顾不上害怕安鸣,直接吼道:“我要告诉爹爹去!你为了外人欺负我!嫌我碍眼!”

“我就是嫌你碍眼怎么了?你看看你都做的什么事?来者是客,你却天天给客人找茬,如今还拿蛇吓人!要是传出去以后谁还敢来安家做客?”

九姨娘听见安鸣说的“我就是嫌你碍眼”这句话,手中帕子紧了紧,尽量让自己和气的说:“大少爷息怒!雯儿她就是跟任二小姐玩闹的,那蛇都是菜花蛇,没毒性,牙齿都拔了,是她从厨房弄来玩的!”

“姨娘,不是蛇有没有毒性,会不会害人的问题。我知道你就安雯一个女儿,但是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让我对君雅怎么交代?那毕竟是君雅的妹妹,还直接被吓晕过去了!”

安鸣对九姨娘解释了几句拂袖而去,安雯坐在那里放声大哭起来!安鸣听见了没有丝毫反应!

“明日将你妹妹送回去吧!”

安鸣回到房中和微凉用午餐,顺便说了一句,微凉点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

“安雯被我父亲和姨娘宠坏了,今天敢拿没毒牙的蛇吓人,明天就敢弄更厉害的东西出来,要是再不教训她,她迟早出去闯的祸是我们收拾不了的!”

微凉附和:“是我考虑不周到,君茹和安雯都是要强的性子,谁也不服谁,我本想着君茹如今放暑假没事……”

安鸣忍无可忍,还是对微凉说:“你就没想过让你妹妹跟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不方面吗?”

微凉垂头夹菜,和安明一起吃饭不用顾忌太多,但安鸣有时间陪她吃饭的时候太少了,她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只顾埋头苦吃。

安鸣又问:“你妹妹什么时候嫁人?”

微凉见躲不过就说:“我父母意思大概是让她念完中学再说。”

“你妹妹和安雯差不多大,俩人都不是省油的灯,没事还是赶紧嫁出去算了!”

微凉没说话,但是心里面有点愉悦倒是真的,试探着说:“你不喜欢君茹?”

安鸣高深莫测的说:“我跟安雯相处了十几年,对这种性格实在受够了!”

微凉心想这是不是说自己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任君茹惹了安鸣的厌烦,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若没有什么刺激,他就不会跟任君茹纠缠了?

任君茹能刺激到任君雅无非是因为两人是十几年的姐妹,若是以后她不会跟安鸣扯上关系自然不会刺激到任君雅,那哪怕她自己回了现代,以任君雅的日子恐怕也会平静吧?微凉心中不确定,不由得叹口气,其实最主要的还是任君雅,假如她一直这样逆来顺受,她能改变的也是一时的状态。

她将任君茹留在安家,一来让任君茹看看安家的生活,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哪怕是和衰落前的任家比起来,安家也是奢华的,经过任家的一段苦日子之后,对于任君茹来说安家这样的生活太有吸引力了,她相信,假如原剧本中任君茹习惯了安家这种日子的话,是绝对不会看上她的中学教师的。

二来也是想让安鸣知道任君茹的本性,所以就算任君茹自己不留下来,微凉也会找个借口让她留下的。

任君茹下午就“醒”过来了,微凉过去安慰了她一番,斟酌着说:“你和安雯两个水火不容的,我跟你姐夫的意思是明日就送你回家。”

“嗯,我听姐姐的话。”

任君茹有些心虚,并不敢只是微凉,微凉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跟她说了几句话就很是虚弱的要走。

“你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想,凡事有我跟你姐夫给你做主。”

“嗯。”

任君茹送走了微凉,回到自己房中刚坐下来,隐约听见窗户外边似乎有人说话,她正要将人喝走的,却在听见她自己名字的时候悄悄的贴在窗户跟前。

“……看见的。”

“真的?那大少奶奶知道岂不是要被气死了?”这个女声尖细些。

清脆点的女声道:“气死不气死的有区别吗?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你小声点,忘记大少爷前几日做什么了?”

“在咱们院子里,谁还不知道大少奶奶到底怎样了,光看看每日从厨房端出来的饭菜就知道了,几乎都不怎么动的,每日里光喝药了。”

“说起来也可怜,大少奶奶还没死,她妹妹就来了。”

“小姨子嫁给姐夫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安家这么大的家业,任家将女儿嫁过来却什么都没得到,放谁身上会甘心?”任君茹脸色绯红的听着这些话。

“大少奶奶肯定是胡思乱想听了那些流言蜚语才得病的,外面那些嚼舌根的东西,咱们大少爷为什么死了几个老婆,别人不知道咱们还能不知道吗?尽是冤枉人了。可怜大少奶奶……”

“唉,有空担心大少奶奶还不如想想咱们以后,这总是换女主人,让人心里面怎么踏实得了?万一以后的新少奶奶看咱们不顺眼怎么办?”

“你说的也是……”

北京儿童医院顺义妇儿医院预约挂号
崇义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阜阳著名白癜风医院
广西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淄博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