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武圣主 第二十八章 好傻,好天真

2020/01/16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天武圣主 第二十八章 好傻,好天真穷奇的速度快,但是终究快不过百鸟之王凤凰,它的攻击强,但是相隔太远,只能召些神雷烈火,始终弱了些,皆

天武圣主 第二十八章 好傻,好天真

穷奇的速度快,但是终究快不过百鸟之王凤凰,它的攻击强,但是相隔太远,只能召些神雷烈火,始终弱了些,皆被凤凰奔腾的火焰吞噬一空!

它的身后,那百丈的白玉之扇追得如此急,汹涌滚滚的天河,巍峨云间的巅峰,那股力量不可小视!

当穷奇每次发动攻击之时必有一座雄山,一条长河横跨而来,如裂地的巨锤,开河的利剑,穷奇不能慢,只能用身体硬抗!就算荒兽身体再强!硬抗山河扇的强烈攻击也让它受了伤!

......

那是一条天河,因为的确是至天而下,天已微亮,远方有一道调皮的光华好似要撑开黑夜的束缚,露出可爱的面容来。

透过那一丝微亮可看到云层之中隐现的巍峨雄山,雄山悬浮在半空,天河坠落便是至这空中雄山坠落,泛着点点光华如同坠落人间的星河。

穿过云层,穿过空间,铺洒在这片土地,形成一条宽三百丈的天河如同一柄锋利的刀,斩开了两地的分割线,朝着远方的未知之地汹涌而去。

天河的那一面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清晨的光辉彻底冒出了头,散落在这片草原之上泛起了一抹红色的光辉,好似财神爷无意间掉落在人间的红宝石,投着无比的富贵之气。

这里是荒原,清晨似宝石,傍晚如黄金的富贵之地。

当然,这里的富贵是显现在你的眸中的,就好似镜花水月,一触即破,富贵之下影藏的是一条条斑斓的毒蛇,它们穿梭在宝石,黄金之中,美妙绝伦,远处望去就像一片滚动闪亮的宝石之河,好一副绚丽富贵却暗藏凶机的美妙绝伦。

一片火,失了方向,好似坠落的流星,落到荒原边上的一片汹涌之中。

河流如此的急,好似崩腾的烈马,瞬间便把那片火浇灭,两道人影至奔腾的河流中冲出,带起一道晶莹,坠落在荒原齐腰的绿草之中。

洛禅依脚尖一点,一跳,好似一只飞舞的青鸟,顺着风便是百丈之外,她没有停,想要祭出梧桐却是牵动内伤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带着炙热燃烧了眼前一片荒草。

斑斓扭动的影子感受到血中散发的灼热还有那恐怖的气息如潮水般退去,退的很快,很惊恐。

凤凰是百鸟之王,天生便是这无数爬行生物的克星,它们自然会恐惧,尤其是那可以点燃荒原草的血!就好似最炙热的圣光要净化它们这些污秽!

蛇群退了,洛禅依失神了片刻,却是眼前一黑,身子无力的倒下,倒在苏启的身上,倒在这片茫茫无际的荒原之中。

。。。。。。

“不行!我不能倒下!洛禅依,你是最坚强的,你不能睡下去!苏启说过不能停!”

洛禅依重新睁开了杏眸,突然面色一红,自己,自己怎么会趴在他的胸膛上晕过去,好羞人。

苏启有些洁癖,很爱干净,衣服上随时都散发着一股清淡的皂香,洛禅依从没有离一个男人如此近,闻到那股清香的皂香只觉有一头小鹿在心中乱撞,脸红的好似一个熟透的苹果,可爱的很。

她想把苏启推开才想起他受伤了,趴在他的胸膛上细细的打量着他。

面色很白净,可能是受伤的缘故显得有些苍白,高挺的鼻梁,硬朗的轮廓,好似一个看起来不那么文弱的文弱书生。

很清秀,身子也很香,一个爱干净的男孩,而且很善良,能保护你,这样的男孩不是最容易打动人心吗?

她仔细的看着,看的很认真,直到他的眉头皱起好似非常痛苦她才反应过来,忙起身,从梧桐的空间中取出了一粒泛着紫色气晕的丹药。

这下她却犯难了,苏启昏迷了自然吞不了丹药,应该怎么喂这是很严肃的问题。

难道要像小说中一样以唇喂药?可是那是汤药,自己手中是一颗丹药,丹药如何以唇喂?

老人说过一句话倒是很贴切的形容了此时洛禅依的心态,“怀春的少女,关心则乱。”

堂堂一个修行者哪里还用想凡人的方法?一道灵气不就把丹药送入喉中?而且小说中本就是为了剧情的动人,娇羞,达到感人的地步,否者你用勺用唇又有什么区别?

洛禅依很少和其他人接触,修行,看书可谓是她生活的全部,有道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是不错,但是书中的东西不一定皆能用于现实。

洛禅依是个很聪明很冷静的姑娘,若是平时她自然能想到这一切。

苏启说过洛禅依不也就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的确,她再聪明,再怎么冷静她依旧是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她依旧有着少女的心,只是被刻意的表现所掩饰了。

所以一个人的奋不顾身打动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的心乱了,自然想到他的事情便各种凌乱,害羞,自然而然的就想到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想到那些很美但是却很傻的画面,比如说以唇喂药。

这是一个很美的画卷,就好似远方旭日东升的光辉,带着一丝温热,绘画着动人。

那是一个姑娘,她的动作有些颤抖,很是娇羞,但是神色中带着坚定,做着小说中以唇喂药那动人,可爱的傻事儿。

时间似乎都停格在了这一刻,东升红日洒落着温暖的光,照耀在男孩和女孩的身上,泛起了一圈光晕,隐约有风吹过,吹动四周嫩绿娇滴的的小草,随风飘散着,飘散着那一抹动情,飘散着那一抹盛开的昙花,美丽的很,就好似初恋般的感觉。

可惜了,苏启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否者他的脸肯定如同此时的红日,不对!甚至比红日更红,红的发烫,烫的意乱。

口中的丹药顺着她的唇,顺着她唇中冒出的清香灵气顺利的滚落到了他的喉,他下意识的吞咽了下去。

只是蜻蜓点水,却好像触电一般,几乎是在眨眼间洛禅依就结束了这一切,抬起了头,右手不停轻抚着胸口。

“不争气的东西,你跳什么跳。”

她在骂谁?骂的自己,骂自己的心跳,骂她为什么跳的那么快。

好傻,好天真,真的好似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也的确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而且是一个很坚强的十六岁的小姑娘。

想了半天,洛禅依最终用了提的方式,提着苏启的腰带,自己毕竟是女儿家,要矜持,怎么能在他清醒之前看到自己背着,抱着?想来想去也只能用提着,不过她提的很小心,甚至用灵气衬托着,不会让苏启有任何难受的感觉。

多么聪明的姑娘啊,她这样想着,笑着,大步的往前走着,迎着东升的旭日前进。

她不知道要走去哪里,但是她相信苏启,苏启说不要停,那么大步向前就好。

海南省农垦三亚医院预约挂号
常德市第七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广西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淄博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