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何必有爱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1    这个城市总是雾多。早上总在一片朦朦中。  阿木让我头疼,整天不修边副,胡子拉渣的,与我一谈就是一些晦涩难懂的理论,让我与他在一起感

1    这个城市总是雾多。早上总在一片朦朦中。  阿木让我头疼,整天不修边副,胡子拉渣的,与我一谈就是一些晦涩难懂的理论,让我与他在一起感觉浑身不自在。  他一点也不懂女人心,女人有时不需要大大的爱,只需要一点点哄。  我已经明确告诉他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概率接近无穷小,但他回给我的眼神,那种吃不到天鹅肉,死不甘心的癞蛤蟆似的蛮劲,让我一下子起鸡皮疙瘩。    阿木经常我写情书,说什么年轻美貌的你应该在一个爱你的人身边,应该在一个学问很高的人身边,应该在一个除了你再也不想娶别的女人为妻的人身边,还说我一个在外企工作的白领,虽然才26岁,却已经是市场部经理,这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无论他的语言有多煽情,多动人,但我对他却是平静,平静,平静,而我需要的是激情,激情,激情。  爱情如果没有激情,如同公园里没有鲜花。当我用坚决的态度告诉他,我不喜欢他,过了几天,我的邮箱里来了一封他措辞激烈的信,开始一段都是感情号,一段也都是感情号,中间写着一段话:你伤害了一个非常爱你的人,让我对人间失望透顶。    我才不会理会阿木这种小家子气的男人,好象爱情是他全部一样,好象他学到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爱情,如果得不到就失望,就诅咒别人,这是什么荒唐逻辑。    我的逻辑是工作一点都马虎不得,爱情随缘,感觉要好,与其诅咒黑夜,不如歌唱阳光。  在外企工作简直象在战争,忙不完的活,做不完的事,使我的大脑经常处于超负荷运转之中,甚至大脑缺氧,容易健忘一些东西。  一本我随便涂鸭,发泄自己情绪的笔记本就忘在了我去广州的飞机上,不过还好,装满公司文件的包没丢,不然我的顶头上司,罗立刚一定会对我咆哮的,那个脾气很古怪的中年男人,头发有些稀疏了,讲话时眼珠总是转个不停。  他看我的眼神总是怪怪的,几次邀请我共进烛光晚餐,但我找不到那种感觉,那种一棵伟岸的大树的感觉,我总是很难找到,也不知道这个时代究竟在改变什么,究竟在塑造什么。    2    星期天我总是起的晚,一个礼拜的工作太累人了,当我在迷糊中,罗立刚的电话把我在与白马王子拥抱的美梦吵醒,他让我出去和他一起吃火锅。  我怎么喜欢与一个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吃什么火锅呢,回绝他时,我还是很委婉,说,身体不舒服,不好意思了,电话里连打哈欠。  这个男人也算识趣,没再纠缠,我又呼噜睡下去了,与其在现实生活中难寻白马王子,不如在梦中与情郎肆意纠缠。  正当我与梦中白马王子纠缠时,门铃声让我一下子醒来,穿上睡衣,打开门,一个快递公司的人把一束鲜红的玫瑰递给我,他说小姐,这是一位先生送你的玫瑰。  我问,是哪位?他回答说,那个先生没留姓名,只让我送鲜花给你。  我有些激动的抱着鲜花,心里一阵迷惑,难道是罗立刚?还是阿木?我有些晕了,继续睡觉,继续做梦。    下午两点左右,我有些清醒了,肚子在叫,食物如同爱一样,在生活中不能缺乏,没有食物,人人都会丧失爱与被爱的力量。  打开冰箱,拿出水饺,将就吃一点。好久没更新自己的博客,一个下午的时间,我在博客上写了很多东西,也把自己对罗立刚与阿木着两个男人的感觉写了上去,有一种象把垃圾倒到屋外的轻松感,当然他们不是垃圾,都是智商很高的男人。    3    上班,在过道上碰上罗立刚,我问,是不是你昨天寄给我东西了?  他先是一楞,然后有些诡异的看着我,问,什么东西。  我说,玫瑰。他嘴角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就走。  我的妈呀,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他送的,如果是他送的,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是什么逻辑?  打电话给阿木,阿木手机关机。  我越来越纳闷,既然送玫瑰表达心意,那起码让那个接受玫瑰者知道谁是那个送花的人,不然如何产生“送之与桃,报之以李”的美好呢?  灵光一闪,我断定一定是阿木送的,这个一直傻乎乎的男人,这个充满幻想的文学青年,这个不太懂人情世故的哲学家,这个送一束玫瑰也违反常人逻辑不留姓名的傻男人!    下了班总是很累很累,我在家附近的小餐厅吃了点面条,胃口一直不太好。  回到家洗了个热水澡,摸着自己光滑如纱的皮肤,感觉真有些骄傲。  披着浴衣看英语新闻,喝了一杯牛奶,睡意涌起,倒下床就睡。  一阵电话铃又在我与梦里白马王子相遇中响起,又是罗立刚,该死的罗立刚!我瞥了一下挂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那边语气似乎带着关怀的说,你要早点休息,不要太晚睡,注意身体!  我又好气又好笑,语气坚硬的回,罗总,我正睡着,睡的很香,然后你的电话来了!  罗立刚的有些慌,结巴的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干扰你了,你继续睡吧!挂上电话,怎么也睡不着,窗外一片黑,风有些大,我有些踉跄的走出卧室,打开厅里的灯,每当感觉害怕时,我都会把厅里的灯打的亮亮的,然后穿好睡衣,拿起几米的漫画欣赏,很喜欢几米的漫画,似乎从他的漫画中,我可以看见自己,蠕行又不安的自我。    4    第二天正当我出门时,又是那个快递给我送来一个包裹。  我问,谁送的?什么东西?快递员说,一个没留姓名的男人送的,是礼物。  我接,签了字。我脑子里又蹦出阿木来,又是这个家伙给我送什么东西来了,哎,痴情的男人在这个物质社会简直是珍稀品种,他们应该生活在虚无缥缈的姹紫嫣红的梦里,而不是冷冰冰的你争我夺的物质世界中。  时间急,我没有打开包裹,把它放在桌上,然后急匆匆的赶着去上班了。  一路上我满脑子是阿木傻乎乎的身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怎么不会脑筋急转弯,为什么要对一个早就对他没感觉的女人死缠烂打?难道骨子都是诗歌的人也把别人勾画的如同诗歌一样,然后奋不顾身,凤凰蘖磐?不理解,真的不理解,我的逻辑严重混乱了,混乱了。    给新来的销售员讲一些理论课,才让我的情绪有些安稳。我给销售员讲了世界上的核心销售理论“5W,1H”,就是“who,when,where,what,why,how”,说起来似乎简单,理解起来也似乎简单,但确实切入要点。  上了一天的课,口干舌燥,又累,罗立刚很有人情味的帮我叫了一份很可口的虾肉泡饭,并关心的说,回去好好休息,你今天一定累坏了。  我很感动,我发现只要别人给我一点点关怀,我都真的很感动!我太需要一个象厚重的山一样的男人让我依靠了,这个世界上,我总觉得有些瑟瑟发抖,而一个真正的男人一定让我温暖,一定让我在寒冷的夜里不哆嗦。    夜色凄迷,总让人想早点回家。  打开家门,拧开灯,空气中有一股说不出很难闻的味道,或许就是放在桌上的那个包裹散发出来的,我小心翼翼的打开包,一个木盒子,揭开,妈呀!!!竟然里面是一只死老鼠,一股臭气扑面而来。  我简直要呕吐起来。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太气人了,太气人了……!哭有什么用,这只能让背后的小人更加得意忘形!  我鼓起勇气,哆嗦着用纤嫩的手把那个装着死老鼠的木盒子扔进垃圾袋,然后飞快的跑下楼扔进垃圾箱。  一定是阿木,这个变态的男人,因为得不到我就用这种手段来报应我,他怎么能用出这样下流的手段,太卑鄙了,太无耻了!他肯定先用花来麻醉我,糖衣炮弹,然后致命一击,在精神上击溃我,真是人心险恶!    此时电话响起,是罗立刚,一个看见我劳累而帮我订虾肉泡饭的可爱的上司。  我在电话里向他哭诉我的遭遇,他在那头简直义愤填膺,连声责备那个家伙简直连畜生也比他高尚很多倍,如果让他碰到,一定会把那个家伙打成一堆烂屎泥。  我听了感到一阵宽慰,罗立刚其实挺能哄人的,我确实被他一阵疾风暴雨般的对坏人的鞭笞给感动了,他真能体贴人。  罗立刚邀请我参加明天在一家私人俱乐部里的假面舞会,说很惊心动魄的,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第二天的假面舞会确实很“惊心动魄”很有趣,我的烦恼似乎一下子九宵云散了,那个夜晚是我在这个城市快乐的夜晚之一,我和罗立刚都玩的很疯,我们喝了很多酒,我们在舞池里疯狂的跳迪高。  一直到凌晨三点,当罗立刚火辣辣的眼睛看着我,又拉着我的手,暗示我到他家里去时,我拒绝了,速度太快,爱情慢慢来的,我怀疑罗立刚难道真的对我有爱,有爱情,我的身体属于我自己!  他很失望,叫上出租车径直离开,也没说送我,夜里很冷,一个人的时候更冷。    5    礼拜天,我在床上很昏沉,阳光已经倔强的透过窗户铺在地板上了。门铃响了,穿上睡衣,打开门,只见那个快递员一手拿着一束鲜花,一手又拿了一个包裹,说,小姐,这两样东西都是要我们送给你的。  我一见那包裹,倒吸一口凉气,本能反应的说,你拿走,你拿走,我不要,我不要!  快递员惊讶,说,这是你的,你要签收了,我们才能交差啊!  我冷静了一点,或许有点好奇,我把玫瑰与盒子都签收了下来,好象我要迎接的,一个是天使,一个是魔鬼。  我把玫瑰放入花瓶,严厉的看着那个包裹,似乎要进行一场决斗。  我用刀挑开那个包裹,又是一个木盒子,面上是一个狰狞的死人骷髅,我浑身起鸡皮疙瘩,恐惧感迅速包围了我,似乎我在一步一步迈向深渊。  我简直是用刀砸开那个木盒的,一砸开,一群蟑螂,毛毛虫一下子爬满我的桌子,我是多么害怕毛毛虫、蟑螂啊,我惊叫的在屋里狂乱的跑,简直失控了。  但人往往在危险的时候,才能显示一个人的“大无畏”精神,我勇敢的拿起扫帚与拖把,噙着眼泪,与蟑螂与毛毛虫展开了战斗,从整体战争到局部战争,然后到个体歼灭战,然后再清理战场,我终于击败了它们。  我对阿木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我要找到他,然后狠狠的煽他耳光,他太卑鄙太无耻太欠揍了!他简直太不象男人,不是人,欺负一个弱女子,太禽兽了!    我象发了疯一样,我要爆炸了,我一定要找到阿木,狠狠骂他,让他停止这种行为,如果不行我准备报案了。  我跑到阿木住的宿舍,大气不接小气的大拍阿木的门,门开了,阿木的那幅厚厚的眼镜先出来,看到我生气的样子,笑容一下子凝固,他惊讶的问我,什么事,怎么今天有空过来?  我愤怒的说,阿木,我早就和你说清楚了,你不要老是寄那些东西来吓我,你还是人吗?  阿木连晃脑蛋,眼睛里满是疑惑,说,我寄了什么东西来吓你?  我看到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心里更来气,说,你一会儿寄死老鼠,一会儿寄蟑螂,难道你想吓死我吗?如果你还这样,我只能报案了!  阿木凌乱的头发简直要竖起来了,眼神里竟然冒出怒火,说:你这个女人不要在这里胡乱取闹,你不要冤枉好人,我才不会这么贱的给你寄东西呢,你伤害了我的心,但我决不计较你,但你不要信口雌黄来冤枉人,我对爱情的心早就风雨飘摇了,你不要再刺激我了!  我一见他这么说,觉得自己有些哑口无言,明明是他做了坏事,竟然还比我还有理,这是什么世道!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个宿舍楼的,只知道我的眼前一片迷糊,比这个城市早上的雾还迷糊,我的心在一口一口的被撕咬。    我打电话给罗立刚,告诉他我很冷,让他到我家里来,我很冷。罗立刚很快就来了,我在他的怀抱中呻吟着,他实在很猛。我劳累的躺在床上,心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叫罗立刚来,让他达到目的,或许我的冷已经到达一种极限,或许如果不再温暖一点,我将彻底的千年冰封。  罗立刚坐在床边抽烟,我突然发现他的脸上的笑容有一丝张狂,一个男人得到了一个他倾心的女人,他的心会一下子膨胀吗?    罗立刚走后,我把自己所有的遭遇都写在博客上,一边写一边哭,或许网络的世界才能给我真正的宽慰与安宁。  我又更新了自己的许多照片,看着照片上光彩亮丽的自己,对比现实中不安又憔悴的自己,我的心总是一抽一抽的。  夜里总是睡不着,我怀疑自己得了忧郁症,失眠症,坐在大大的客厅里,灯光很亮,也一定把我的泪光照的很亮。  我想到了罗立刚,他是不是我值得依靠的男人?他真的的爱我吗?我们之间存在真正的爱情吗?我们的云雨之欢是寂寞是冷,还是爱情?    6    生活总是和我开许多玩笑,生活就是一个莫大的玩笑,罗立刚被公安带走了,他有严重的挪用公司财产行为,触犯刑法了。人真的太难以琢磨了,人居心叵测啊!  罗立刚被抓的那天晚上,我在酒吧喝了很多酒,迷离的灯火,狂躁的音乐,我似乎发现一个个不安的灵魂在这样一个狭小又封闭的空间里肆无忌惮的舞动着,挣扎着……    第二天阳光很好,阳光洒在被单上好象在拥抱。  门铃响了,打开门,快递员手里握着一束玫瑰,还有一封信,玫瑰上还有露珠,很鲜艳。我签收,把前几天枯掉的玫瑰从花瓶里抽出,换上了新玫瑰,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点都不紧张,预感着会发生什么。我坐在沙发上,打开信开始读了起来:    你好。或许我这封信会让你惊讶。我是以前在飞广州的航班上拣到你笔记本的人,是你的前排座位上的,你走的太快了,我来不及追上还给你。从你的笔记本上我知道了你的博客地址以及你的家庭住址。从你的博客中,我看到了你许多美丽的照片,很喜欢你甜甜的长相,还知道你很喜欢玫瑰。我是一个有妻子的人,道德告诉我不能逾越雷池半步,但我无法控制的喜欢上了你,我们在同一个城市,而且我们相隔的地方也不远,所以我送玫瑰给你,只是表明我无法控制我对你深深的喜爱。但我在你博客中知道了你生活的遭遇,刚开始我很奇怪,但我通过人肉搜索引擎找到了你的上司罗立刚的秘密博客,我终于知道是这个人一直在对你搞鬼,他非常得意因为一些恶作剧而使你相信他,并且让你付出代价。我很恨罗立刚这个人,他欺负了我深爱的人,通过他博客中的一些线索,我知道了他有挪用公款的嫌疑,他很狂妄,喜欢给自己大吹大擂,他在博客的语句中都是对他公司的嘲弄,以及自己利用公司资金获利的得意洋洋的心情,我就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希望你不要被这样的事情伤心到哪去,你对生活笑,生活也对你笑。我喜欢你在博客中的那句话:与其诅咒黑夜,不如讴歌阳光。落笔:一个曾经深爱你的人。 共 555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人的护理需要注意什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