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科学工作没想象中有趣

2019/07/22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科学工作:没想象中有趣本报特约 杨俊一个个科学成果促进了社会的进步,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科学工作本身却不都是那么有趣,美国《大众科学

科学工作:没想象中有趣

本报特约 杨俊

一个个科学成果促进了社会的进步,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但科学工作本身却不都是那么有趣,美国《大众科学》杂志日前评出了十个不容易做的科学工作。在这些工作中,痛苦、沉闷、危险、恶心、屈辱都成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面临很大风险

在此次评选中,面临安全风险的工作位列榜首。人体试验就属于这类工作。去年,一家企业资助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从事杀虫剂研究。研究小组雇学生进行试验,将神经毒气三氯硝基甲烷喷射到学生眼睛和鼻子中。三氯硝基甲烷是催泪瓦斯的主要成分,曾被纳粹分子当成毒气对人进行摧残。一旦吸入量过多,吸入者的神经系统就会遭到损坏,甚至导致死亡。

从事火山研究也充满了危险。地球那个地方有火山爆发,他们就要跑到那里。在过去几十年,已有数十名火山学家战死沙场。负责监视活火山的科学家杰夫说:“实在是太危险了!去年9月,圣海伦火山变得异常活跃,我们的地震装置出现问题,一位同事必须从直升机上下来更换电池,他只有5分钟的时间。”

工作环境恶劣

还有一类工作,虽然不用冒生命危险,但工作环境非常恶劣。比如科学志愿者、粪肥监督员和猩猩尿液收集者。

每年都有数千人甘愿自己花3000美元参与科学探险活动。有很多人选择到加拿大马尼托巴湖附近的沼泽地带。在那里,志愿者不仅需要留心北极熊,还要注意避开吸血的蚊子和鹿虻。

整天跟粪便打交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美国每年15亿吨肥料几乎全部由动物“生产”。这些粪肥里含有大量病菌,例如弧形杆菌(引发急性胃肠炎的元凶之一)、大肠杆菌等。农场主用粪肥给地施肥,容易使蔬菜等作物中也含有这些病菌。佐治亚大学从事食品安全的研究人员正致力于寻找将这些细菌从动物粪便中消除的办法。

收集猩猩尿液要求不能惊扰猩猩。在过去的11年里,哈佛大学人类学家诺特和同事潜入印尼的一个国家公园,寻找处于灭绝边缘的灵长类。一旦发现目标,他们就像消防队员展开充气床一样在地上铺好塑料纸,在树下耐心地等待在树上蹿来蹿去的猩猩的“配合”,一不小心,就会被浇一身尿。

被迫背上骂名

冒生命危险、工作环境恶劣的科学工作不管再苦也会得到正面的评价,与之相比,有一类科学工作则是费力不讨好,甚至还要背上骂名。

核武器科学家就是这类工作的典型代表。他们的工作就是进行核聚变试验,然后写报告,每天的生活都如此,而且经常成为联邦调查局眼中的重点监视对象。除此之外,由于核武器给人类带来的危害一直受到争议,这些科学家还要背负骂名。

生物教师的工作也没那么好做。1925年美国一名教师在课堂上公开教授进化论遭到逮捕并被罚款,80年后这场关于“究竟是谁创造了世界”的“口水战”仍未停息。今年8月,堪萨斯州教育委员会裁定,赋予该州的小学教师教授除进化论之外的“智慧设计”类理论的权利。由此可见,生物老师的任务有多么繁重。

此外,还有一些科学工作也并没有想象中有趣。比如陪机器人跳舞的人每天都要面对冷冰冰的机器、精子库工作者要严格保密、寻找特定微生物的科学家必须要去一些令人作呕的地方等。▲

环球时报 2005年11月04日 第二十四版

陕西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益阳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吉林专治尖锐湿疣的医院
北京欧亚肿瘤医院评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