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捧紅SPWeb20風險投資是天使或魔鬼

2019/05/03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風險投資捧紅了電信增值、Web 2.0等“新經濟”,又開始毫不留情地轉移了目標。而被風險投資發掘的一些互聯經濟新模式正在給社會帶來不可忽視的

風險投資捧紅了電信增值、Web 2.0等“新經濟”,又開始毫不留情地轉移了目標。而被風險投資發掘的一些互聯經濟新模式正在給社會帶來不可忽視的負面影響:絡游戲、交友社區、短信詐騙、色情信息服務等等……這使得部分人呼吁風險投資“承擔社會”。

CNET科技资讯/《每周电脑报》8月22道(文/王丹)对多数中国人来说,风险投资是随着.COM风潮流行的词语。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以后,风险投资随着国内电信增值服务和Web 2.0概念的兴起,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之中。在近一年半的时间里,Web 2.0成为门户站全面走向获利之后的又一淘金概念,连同从4.5亿用户群中打捞钱财的电信增值服务,它们共同把风险投资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

但是风险投资并不是天使,当这些领域出现一些风吹草动,他们立刻毫不留情地转移了目标,显现出魔鬼本质。

投资热门遇政策干预

据清科公司发布的数据,2006年上半年风险投资在国内的投资额已达7.72亿美元,与2005年完成投资的3.39亿美元相比,增长了128%,预计全年将超过15亿美元,达到历史水平。与此同时,2006年上半年风险投资新募集基金1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2%。其中,绝大多数资金集中到特定领域,包括Web 2.0、电信增值和P2P。

但就在今年7月和8月,两份分别来自信息产业部、国家六部委下发的重要政策,为火热的新经济投资市场拉响“软着陆”的警报。而国家政策的管制及运营商的打压,尤其使得电信增值服务商(Service Provider,以下简称SP)们堕入危机。

2006年7月13日,信息产业部下发了《关于加强外商投资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管理的通知》,对外国投资者与境内增值电信公司的违规合作行为进行规范。《通知》强调,境内电信公司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外国投资者变相租借、转让、倒卖电信业务经营许可,也不得以任何形式为外国投资者在我国境内非法经营电信业务提供资源、场地、设施等条件。

8月9日,商务部、国资委、税务总局、工商总局、证监会和外汇局6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这份将从9月8日起正式实行的规定指出:外国投资者今后可以以股权作为支付手段并购境内公司。境外公司的股东以其持有的境外公司股权,或境外公司增发的股份,作为支付手段,购买境内公司股东的股权或者境内公司增发股分。规定还指出了外资以股权并购的操作方式。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正是由于电信增值业的不规范操作和外资对中国SP的疯狂并购引出了这两个关于规范外商投资境内企业的重要规定。

SP遭遇冰火两重天

SP是Service Provider(服务提供者)的缩写,是指电信增值服务提供商,即通过运营商提供的增值接口为用户提供服务,然后由运营商从用户的费和宽带费中扣除相关服务费,运营商和SP再按照比例分成。国内SP主要可分成三大类:由门户站提供服务的门户型SP,服务内容主要有铃声、图片、文字传情、、游戏等;第二类专业型SP以短信作为主业,其服务品种和门户型SP基本一致;第三类是专项型SP,以腾讯为代表,腾讯的短信服务没有常见的图片、铃声、游戏等业务,只专注于自己具有垄断优势的衍生短信服务。

有关数据表明,国内SP的数量至少有4到5千家。毫无疑问,SP的存在繁荣了中国短信产业。今年4月25日,信息产业部公布的季度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短信业务量达到988.2亿条,平均每天业务量为10.98亿条,每天市场收入超过1亿元。但凡事都有双面性,在短信业务发展快速的同时,短信类投诉一直是的投诉类别之一。在“3.15”和五一黄金周期间,短信类投诉都名列前茅。

相当多的SP通过各种非法手段牟取暴利,如群发短信、诱骗定制、色情信息服务和技术陷阱等;而在中国4.5亿用户数的映衬下,

3G前程显得分外美好。2005年来,外资对中国SP的并购到达近百起,其中,英国铃声及游戏开发商Monstermob Group的三次疯狂并购被视作“全球SP行业的并购向中国转移”的标志性行动。

外资究竟看中了甚么?有人认为,外资大批收购中国SP的目的并非进入中国SP市场,而是想以SP作为跳板,为进入中国基础电信服务市场做准备。根据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时的承诺,今年是我国全面放开基础电信市场的过渡期。到2007年,在外资持股不超过49%的条件下,我国将进一步放开基础电信业务。所以,外资正在通过收购这种快的方式进入中国,在中国电信市场上打下前哨。

尽管信息产业部已对部份违规SP进行处罚,以求达到杀一警百的效果,但暴利仍然驱使SP去违规操作,而外资的疯狂并购越发催生了大量的小型SP。

政策的长臂能够伸多长?被风险投资人视作“政策打压”的规定尤其影响到靠电信增值服务支撑起来的互联产业,以及外资风险投资在中国的生意。

8月16日,在“2006中国创投融资发展高层论坛”的主题发言中,智基创投公司总经理兼合伙人陈友忠指出:“电信增值服务很惨,它支撑了中国互联业和创业投资的发展,但在政府对电信、外商投资以及吧经营的各项监管措施陆续出台后,电信增值从高潮跌到低谷,一些公司的收入乃至下降了80%;TOM、灵通公司等都裁了员。”他举例说,SP业务做得好的公司,一个月收入七、八百万人民币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这个业务有很多水分,是靠很多违规的操作来达到暴利目的。“水份大的产业,遭遇打压的时候跌得就会很惨,”陈友忠继续说:“电信增值是一个双刃剑,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一次政策打压的力度会比以往更大,所以,对整个产业会有相当的影响。”

Web 2.0营造创业者的失乐园

如果说政策监管是给SP投资泼冷水的话,Web 2.0的“软着陆”则显示了风险投资对其商业模式的怀疑与观望。

Web 2.0是一个浪漫的新概念,它寄托着新一代互联淘金者的希望和热情,并流露出耍弄文字游戏的气质。2.0对1.0的超越,初衷或许是因为门户站越发成为后来者没法逾越的藩篱。正如传统媒体经历了从大众转向小众的定位一样,Web 2.0代表了一种跨越门户通吃模式、开辟小众“蓝海”的趋势。Web 2.0代表们引用了“六度空间理论”、“长尾理论”、“去中心化理论”,采用所谓“RSS”、“SNS”、“播客”、“Wiki”等技术和概念,将“分类信息”、“交友”、“博客”等“功能”做成一个个站,其共同特征是更加互动、民主和以人为本。

这种“不一样”的追求迅速把Web 2.0 推动沉寂两年亟待出手的风险投资的包围。包括新数通络杂志公司、天下互联窄告、提供上直播技术的UUSEE、交友站亿友和提供分类信息服务的58同城等新创企业,均在2005年到2006年上半年成功融资。今年4月,某传媒集团总裁还曾表示:“Web 2.0将给中国互联行业,甚至中国社会带来深入的影响和变革。”

但随着“投资应该软着陆”呼声的高涨,投资人对Web 2.0的关注似乎有降温趋势。不少风投正在开辟自己的“蓝海”,除飞去二、三级城市看公司之外,对非TMT(科技、媒体、通讯)的关注,被看成是一次行业集体反思。比如典型的互联投资企业软银,就在今年上半年涉足医疗器械行业,其原因就在于“竞争小,市场大”。华登国际投资集团合伙人江善颂说:“今年年初的时候大家都在喊Web 2.0,现在突然之间Web 2.0的声音听不见了,这是很有趣的现象。”

奇虎董事长、天使投资人周鸿礻韦认为:很多Web 2.0只是一个功能,比如博客,它能成为一个好的模式吗?哪个公司没有博客?没有技术壁垒,也没有时间、模式的壁垒。新浪、搜狐、百度很容易把这个功能加入到现有的产品中,这个Web 2.0有什么竞争力?鼎晖投资合伙人王树乃至说:“Web 2.0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被证明成功的商业模式,这也是影响创投对它价值判断的因素之一。”

成立于1995年的永威投资公司,目前管理着10亿美金的资金,曾经捧红台湾奇摩并成功销售给雅虎公司。永威总经理谢忠高说:“我喜欢看到中国的传统产业走向国际。尤其是现在,国内互联非常火热的时候,我必须把眼光投向传统的行业,那些实实在在的、看得到钞票的行业是我们所青睐的,而在Web 2.0大会上比较少看得到永威的身影。跟新能源、生命科学和各种和消费者有关的东西,永威都比较有兴趣。”

但仍有投资人对Web 2.0怀有希望。凯雷投资集团曾经在早期阶段投过搜狐、亚信、UT斯达康,其董事总经理何欣表示:“Web 2.0未必就一定不好,当初三大门户出来的时候也没有找到盈利模式,只是拼命烧钱,但今天他们都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商业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Web 2.0也可能会找到合适自己的商业模式。”

何欣认为:“中国风投业非常年轻,跟国外比差很远。美国硅谷老一辈投资家经验丰富,自己创业过,成功、失败大起大落都曾经过,对风投的心态非常平衡,不管市场多热,他们都能保持冷静。因为我们中国风投的经验不多,一看Web 2.0热便蜂拥而上,这跟我们投资职业经理人自身的经验不足有关系,经过风雨以后也会多些经验,下一轮会比较冷静。”

对投资人对Web 2.0泡沫的谨慎态度,58同城分类首席执行官姚劲波说:“我认为Web 2.0是有泡沫的;我希望大家回归理性。在没有泡沫的年代做互联生意本钱会更低。比如分类信息,中国只有5百万用户,如果有10个站,每个站都会分走一部分用户,必然加大了做成品牌的难度。”

社会拷问风险投资

没有人能够判断有多少个Web 2.0站能够如愿出售、上市、生存并发展壮大。

风险投资的寻求是获得高额回报,但这不应该是其惟一的追求目标,在很多大公司纷纷抛出“做企业好公民”或积极参与回报社会的公益活动的时候,风险投资作为创业公司的推进器同样不应该放弃对社会的思考。

8月16日,本报在采访中听到了向风险投资呼吁“承担社会”的声音。

风险投资催生了年轻一代的创业热情,成绩了新浪、搜狐、盛大、猫扑等知名企业,帮助创业者实现白手起家的成功梦想;另一方面,它也一手酿造了“一夜暴富”的机会主义寻求风潮。但更为重要的是,一些被风险投资捧红的新模式正在给社会带来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络游戏给青少年一代造成严重的精神污染,交友社区对传统的婚姻家庭关系构成压力,给色情犯罪提供机会,短信成为有效的欺诈手段,等等。这些在风险投资帮助下“做大”的负面效应使一些人向风险投资提出了“承当社会”的要求。

一位不愿泄漏姓名的创业者对本报说:“盛大是一个传奇;但盛大要为络游戏对青少年的毒害负多的。不信你随便到几个吧走一走,你就会同意络游戏已经成为精神鸦片的看法。”“盛大可能会说我只是搭建了平台,而不是游戏的开发者,但是,有谁会否认生产毒品和贩卖毒品是同样的犯罪?”

很少有投资投向到那些带有正面社会效益、更加能够促进社会进步的行业,比如电子支付信用保障技术、络远程教育等等,从这个意义上看,风险投资也许成绩了互联创业的奇迹,但这类成功一定程度上是以放弃社会、沉沦社会道德为代价的。

给“80后”创业者的建议

现在,一个不就业先创业的潮流正在80年代生人中间悄然兴起。对于“80后”创业者,应该是鼓励还是怀疑?他们怎样获得融资?不同的投资人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和期望。

曾经投资过的“80后”创业企业MYSEE的北极光创投基金,其高级副总裁张鸿平说:“80年代创业实际上挺好,由于他们年轻有闯劲。风险投资不看年龄,无论你是十几岁还是六十岁。但我认为创业的年龄段应该是30多岁。那个时候你有一定的闯劲,同时有一定的阅历,知道水有多深多浅。”

永威投资总经理谢忠高说:“我今年42岁,对‘80后’有一些想法;80年代生的人创业比60、70年代人多一些难处。仅有想法和闯劲是不够的,他们需要磨练应对商业竞争的能力。”

也有人指出“80后”创业者所表现出来的两个明显不好的走向:,过分的商业化,一来就说想卖给某公司,目的很明确;第二,过分狂妄。

但抛开浮躁的一面来看,“80后”创业者有很多优势,他们聪明、受过良好教育,如果他们能够在创业团队中引进人士,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个人经验上的不足,同样可能取得投资。

王宝强谈甄子丹他是宇宙强我是小强图
巴萨4:3险胜皇马梅西帽子戏法争议不断图
连战女儿加入连署活动表态要求江宜桦下台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