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以下是尖叫科技创始人李响的干货要点有删减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由亿欧华南举办的人工智能促进产业升级「2016亿欧黑科技+行业沙龙·深圳」活动,在12月2日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举办,活动嘉宾包括:速腾聚创-

由亿欧华南举办的人工智能促进产业升级「2016亿欧黑科技+行业沙龙·深圳」活动,在12月2日南山区金融科技大厦举办,活动嘉宾包括:速腾聚创-战略执行总监-张冲、码隆科技-创始人兼CEO-黄鼎隆、索信达数据-董事长-宋洪涛、尖叫科技-创始人-李响、达晨创投-投资总监-陈全、速腾聚创-COO-邱纯潮,整理者极客王子。

以下是尖叫科技-创始人-李响的干货要点(有删减):

①我们要做一套下游的神经系统,上游可以任意产品化,所以我们是一个平台化的产品,包括完整的软硬件、电机和传感器群,商业可以跟任何合作伙伴去定制,你是军工企业就玩军工的,底层是一样的,上层是不一样的。

②原来想用程序写走路,后来是在人的身上绑了传感器,反而学会了,一直用机器模拟人不如直接学习,所以人类是人工智能的老师,先学好自己就会成功。

这是我们做的外骨骼机器人,是比较黑科技的东西,这个行业不能太聚焦,院校做了很多产品,做着做着走不起来。由于充分跨界,我们反而做起来了。

我们的产品大致明年3月份会量产。

智能硬件与自动化的技术在不断结合,电子产品,传感器变成了智能硬件,能动,能感知,再加上机械结构,就变成了机器人。机器人和人体结合变成了现在的外骨骼机器人,到有了深度学习的算法,变成了人工智能的外骨骼机器人,不断引进,技术就到了人类的极限。

这个跨界造就了国内没有人可以做这种产品,我们也是胆子比较大,是一个比较前沿的技术,面临很多投资人的质询,这个东西做出来是干什么的?

国内的人体外骨骼有三次进化的进程,次是机械拐杖,第二代是自动走路机,是不能控制过程的,是上半身跟着下半身走路的走路机。到了第三代,日本首富用了18年时间做了一个随动设备,这个状态可以跳,可以开一字马,这样的产品基本上属于人体外的一个完整骨骼,而且有一套自循环的神经系统,通过神经电流捕捉。

在不断迭代过程中,我们给产品起了一个历史上古代宝马的名字,前面几代根本走不起来,在这六、七次迭代的过程中,电机越来越小,变成像碟子一样,重量越来越轻,从一百多斤变成十几斤,走路的姿态越来越顺,从走路跟狗一样,到走路跟人一样。自由度也越来越多,原来只有两个自由度,出来像木乃伊一样,现在有12个自由度,可以做任何的动作。

换言之,我们认为只能像木乃伊一样走路的机器人就不是外骨骼机器人了。目标是2017年,每两个月更新一代,代量产机型是为了深圳高交会准备的,基本上外观定型在95%了,不会做太大的变化。

为什么设计得那么卡哇伊?因为要迎合有损伤的人群,我们也想酷一点,但是用户是患者,所以要符合医疗的标准,所以设计得更柔和一些,不要让他出来好像是怪人一样。

结构体系中,能源模块驱动走路,有动力模块,有计算中心,还有肢体机构,包括材料科技,有碳纤维和金属钢筋,传感器群。多可以负载20多个传感器,所以传感器是兼容性的。

这一代还不满意,因为电机还不够小,外观不够酷,电池也不够小,未来走路的样子还不够拽,现在还不能箭步如飞,只是支撑残疾人行走。所以我们希望不断优化。

因为以前做过电池相关的工作,所以在能源回收上和软件上做了突破,我们电源可以待机挑战7天的时间,日本人只能做两三个小时,这是核心技术优势。

同样也引入了学习算法,任何学习算法来自于一个变量的数据源,如果这个数据源足够变量,足够乱序,就可以产生巨大的数据源头,产生的结果是无限接近真理。

分了七层的深度学习,源源不断数据来自于人体,人体是的变量,每一秒钟都不一样,每一个姿势,每一个形状,每个人都不一样,女性走路是骨盆驱动,男性走路是大腿驱动,小朋友是小腿驱动,每个人都不一样,学会了走路。原来想用程序写走路,后来是在人的身上绑了传感器,反而学会了,一直用机器模拟人不如直接学习,所以人类是人工智能的老师,先学好自己就会成功。

抱着这样的理念,机器人很快学会自己走路了。

第四套机型用了两个半月学会走路,希望量产机的时候可以用15分钟学会走路,学习速度非常快,和通讯设备原理是一样的。每个传感器会诞生巨大的、精确的、的皮肤电流数据,人体压力数据,脚速度等等,这些数字是非常的,所以学习起来非常快。

这家公司是我们敬仰的偶像,首先是一个日本首富,这是我们敬仰的一部分,其次他干了18年,也是我们敬仰的一部分。但是日本有一个毛病,什么东西都自己干,从传感器到电机,任何的软硬件,甚至是显示屏都是自己干,所以它的产品家用版高达25万美金,这是我不敬仰的部分。他是逻辑性或者是程序型的算法,和我们学习型的算法不一样,所以他用了17年,我们很快就可以超过他,但是他确实做得很完美。

与国际上的产品对比是有差别的,传感器上,在环境识别上,定位上,在人工智能的算法上,人机交互上都有不同,关键是研发速度,我们的研发速度非常快,我们希望每两个月保持一代的晋级,价格也是完全不一样,别人都是几十万美金,我们希望几台笔记本就可以买单的价格。

我们的市场不是当成纯医疗器械,一个是健康市场和康复市场,医疗市场,很多人是有伤的,很多人是萎缩了,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因为我们跟渠道的接触产生了巨大的憧憬,各个领域,现在总结出来有17个康复领域可以用我们的产品,也有大概6个医疗领域可以用我们的产品,这是非常可盼的市场。

我们更喜欢做一些爱好者相关的机器人,初衷是做一套钢铁侠,所以初期就有一套平台式的架构,把这些想象成是软硬件中心。如果是家用或者是军用的需求,我们在上面再设计。

人也是这样,人也有脊椎神经和大脑神经构成,人有两个CPU,一个CPU是脊柱,一个CPU是大脑,当大脑睡着的时候,脊柱是不睡着的,这就是人的两套神经系统。我们要做一套下游的神经系统,上游可以任意产品化,所以我们是一个平台化的产品,包括完整的软硬件、电机和传感器群,商业可以跟任何合作伙伴去定制,你是军工企业就玩军工的,底层是一样的,上层是不一样的。

随着这个架构,我们也建立了商业化的方式,有两类合伙人,一个是渠道合伙人;第二是产品合伙人,如果你在某一个领域有独特的临床医生,临床资源,和专家资源,我们非常强调专家资源,因为产品是一个活的东西,可以刷出很多方法论来,王教授有王教授的方法,可以刷进去;李教授有李教授的,在这个方法论上,临床专家和临床的设备会形成一套闭环,这个闭环就是我们的产品。

这是一个半市场化的、产品化的过程,同时可以和合作伙伴共享知识产权,目前还是很受欢迎的。我们在好几个地区得到了支持,也得到了残联和各种协会的支持。

我们觉得这个市场足够大,因为目前看到都是拐杖型的,这种随动的外骨骼机器人还没见过,同时我们想象自己是三年前的大疆,希望未来总有一天会得到百亿估值,任何合作伙伴都可以获得价值,让医疗代理商能够有一种新科技和资本结合的方式。

我们的计划是未来会有不断前沿研发,所以在实验室投入是巨大的,几乎所有的钱全用在研发上,市场成本很低。同时也希望在年底送检定型,明年3月份可以卖出台。现在聚集了各种各样的爱好者,各种各样的下肢损伤患者,我们称之为天使群,我们给他免费体验,获得数据。

我们的发展计划,原来认为要做一个钢铁侠,后来不小心做成了一个医疗界的外骨骼。原来以为外骨骼是让人站起来,后来发现人类的人工智能终学习对象是人体,我们一直用自己的大脑在编,要编一套人工智能的东西,却一直忘记了我们的学习对象就是人。

当我们把人包裹起来,学习他的每一个动作的时候,比松下的走路机器人走出来更像人,因为他是程序,我们是人学出来的。外骨骼机器人先学会学习,学会协同,就可以完全模仿。

还有一个伦理的问题,人工智能是不是跟人有矛盾?有没有伦理的问题?我们要参照人的两道神经系统,一套是脑神经,一套是脊柱神经。如果人工智能永远被压制在脊柱神经的基础上就不会有伦理问题,因为永远听大脑。人扮演大脑的角色,机器人扮演人的躯壳角色,上帝已经安排得很好了。上帝造人的时候已经有灵魂和肉体之分,机器人做肉体就好了,不需要做灵魂,这是我们另外一个构想。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13年成都金融C轮企业
沭阳县第二人民医院宣布破产已进入清算流程
2013年北京会务C+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