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传奇神鹏转世钟鼓鸣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说稀奇,道稀奇,  说段轮回予你知。    据说,天上日月更替,地上人鬼轮回。人鬼轮回,即人死为鬼,鬼复投胎为人,生生息息永无止境。  如照

说稀奇,道稀奇,  说段轮回予你知。    据说,天上日月更替,地上人鬼轮回。人鬼轮回,即人死为鬼,鬼复投胎为人,生生息息永无止境。  如照此说,人数不应有增,鬼量自不应有减。鬼有无增减,吾人不得而知。咱们而今的尘世上,凡人剧增而难以遏止,这却是事实。仅就这一点取证,人鬼轮回之说已不攻自破。  还有一说,人鬼轮回为小轮回。除小轮回之外,尚有一种大轮回。这大轮回嘛,因人有善恶之分,轮回起来有贵贱之别。那些积有大善的人得以升天,轮回为神;那些积有中善的人,得以渡凌云,轮回为佛;那些无善为恶的人,仍回凡世,轮为马、牛、羊、猪、狗、猫、鸭、鸡,任人骑跨,任人宰杀,任人喝斥。  闻听此说,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而今人口暴增的原因,莫非这一届阎罗王过贪,收受了猪啊、猫啊、狗啊的高额贿赂,让这些畜类们一股脑儿投胎作了人?怪不得而今的贪官愈来愈多,原来他们都是贪畜们变的啊!此说若能成立,岂不可奇至极、可笑至极、可悲至极也!  这些乱七八糟的轮回之事,且休去浪费笔墨,而今单表如来驾下神鹏的轮回的轶事。  上回书讲到,道貌岸然的堂堂如来老祖,竟然同凡夫俗子们一样遇色心动神摇,被神鹏讥剌了几句。神鹏之举,本不应遭谪,却遭到了如来的贬贬谪,让它历经了百年轮回之苦。作为神鹏,历此磨难之后,应该谨言慎行,唯唯依顺如来了吧!  未必尽然。  人道“青山好改,本性难移”。那神鹏的桀骜性格又岂如来能轻易令其改变的?时过不久,神鹏又一次遭到了如来的贬谪。这次贬谪较上次尤为严厉,竟令其投胎民户,历经世态炎凉、官场磨难八十余载。  那神鹏如何触怒了如来?如来又如何惩处这不训之鹏?且待我慢慢道来。  有语曰:“佛界方一日,凡世逾百年。”斗转星移,其时凡间已进入了明朝晚期。  青州城西北域,有一数户住家的小乡村,村人都姓钟,名曰钟家庄。这钟家庄有一钟姓老汉,单名一个秀字。家境虽然谈不上甚富,却也是庄里的富户。他家有地几十亩,养着牛马数头,雇佣着一长工、一杂仆、一丫环。他家人丁并不旺,安人为他生下一子羽明,却不幸早夭。其后,即数年不孕,久无子嗣。  这对夫妇,深为少子寡女而忧。  青州城南百余里处,有一高山,名曰仰天山。仰天山上丛林漫布,一眼望去,无际无涯。身居林间,盛暑犹似阳春天。据说,这仰天山下是空的,里面是神仙居住的洞府。有人在明媚的月光下,曾看见有一群仙女从山顶的仰天窟中升起,飘呀飘地飞进丛林间。她们在林间曼舞,轻盈可人。  仰天山下有一座庙宇,叫作仰天寺。寺中的主持,不知何方人氏,也不知高寿多少。有人说他是前朝状元公,因不满官场黑暗而剃度净修;也有人说他就是神府中的仙人,幻化成凡僧感化度人。为此,此寺非常灵验,前来焚香求愿的络绎不绝。  去年春天,钟老夫妇曾步行前往进香,祈求再得一子,以盛门丁。此寺果灵,安人已怀孕十个余月,只盼着产期来临。  近日,产期已到,却又遇上难产。两个助产婆相助,已守候了一天一夜,至今婴儿依然没有落草。那钟安人已累得满身冒汗,此间正昏昏睡去。朦胧间,她做了一个怪梦:    一只巨鸟,状似老鹰,卟啦啦落在她的床上,有一边的翅膀耷拉着,像是受了伤。那鸟竟能人言,对她说:“娘,我的左臂被如来老祖打歪了,飞动不便,来迟了,请你给我正一正。”  那钟安人闻言,并不为怪,慌忙起身为那大鸟正翅裹伤,口里极为慈祥地说:“为啥挨打,多嘴了吧?小孩子家,少说闲话,多听大人拉呱。”  “娘呀,我哪里敢多嘴,只刺了点屎渣渣就闯了大祸。哼,这世道也太不公了!”那伤鹏愤愤不平,向他未来的生母诉起苦来了。  这只伤鹏,非为凡间俗鸟,实为佛界神鹏。熟知如来的人都知道,他的护驾是一只神鹏。这只神鹏小可藏于如来指缝间,大可以翅遮天。如来出巡,它是坐骑,翅微扇即行万里;如来讲法,它立于佛首顶端,瞪着神目,替如来监视听法弟子。谁如敢有违佛旨,长喙突出,便能衔出那弟子的目珠。  即使佛界,也有善恶之分。如来座下有一个不肖弟子,虽然披着一件佛衣,却依然六根不净,色心未泯。凡间有一个女子,貌美如花,非常迷人。她将这个弟子迷住了,这弟子决意占有她,以泻佛欲。于是,这弟子违反佛规,私入凡间,去调戏那个女子,对那女子说:“我是佛,你应该为我献身。”  那女子不受威胁,摇摇头,愤愤地说:“我们百姓整天供佛,祈求佛的庇佑。你既然是佛,理应尽佛职,施佛恩,造福于世人。你自称为佛,为什么不能为人献身,反而要人为你献身呢?你就不怕有违佛法吗?”  “哈哈哈......佛法?小妮子,你懂个啥?佛法由佛定,自是卫我佛利,岂为卫你凡民而设?”这座淫佛,一语道穿了他们佛法的本质。  那尊淫佛遭到拒绝,恼羞成怒,欲施强暴。那女子不从,拼命抗拒,让他淫威难于得逞。这个可恶的佛门弟子,竟然施展佛法,将那个女子定住,让她动弹不得,任其施展淫威,满其佛欲,逞其佛乐。  不料那女子非常刚烈,被褥之后愤愤不平,竟然自毁花容,一头撞死于墙上。  神鹏法目常开,目击了这一情节。它展翅凡间,不容那佛面兽心的弟子反抗,一口衔掉了那弟子的跨下臊物,让他变成了如来座下的一个阉佛,成为诸弟子的笑料。  从此事可以看得出,神鹏对待如来,可谓忠心耿耿。为此,如来座下的众弟子们,惧神鹏并不亚于惧如来。  有一天,如来正高居端坐,为众弟子宣讲法旨。他微合佛目,口中念念有辞,一讲就是大半佛日。那神鹏蹲踞佛顶,神目四顾,为如来护法。众弟子排列两旁,端坐合十听法旨,谁敢斜目旁骛?那神态,可谓虔诚至极。  神人如凡人,他们有时也会出丑态。如来讲经时间过长,累且不说,一时内急起来,硬憋在腹中。实在忍不住,偷偷地放了个屁。尽管他努力抑制,也发出了慢长的、低微的“吱-悠”之声。他的座下弟子们,本可以故作不闻了事。然而,他们颂扬如来,早已习而成惯。于是,有一弟子恭赞曰:    吾祖宣经已动听,  更喜尚伴仙乐鸣。    此弟子一声恭维,其余弟子们哪肯落后,群起而接赞曰:    余音绕梁清心脾,  融入千节百孔中。    这如来终究是座善佛,这些媚言入耳,他倒有三分不满,将目一开,正想微嗔他们几语。正当此刻,佛洞外突然传入一阵嗤笑,随即接歌曰:    久听谄言耳不聪,  吾佛莫要稀大松!    这如来是何等人,早知洞外是何许人,半威半嗔地呼曰:“好个泼猴,还不进府领罪!”  如来语落,孙大圣一个跟斗闯进洞来,将耳一挠,嘻嘻一笑,大礼参拜下去,口中称曰:“参见佛祖。悟空助师傅在中土传经立教数百载,今日特保师傅前来述旨领赏――祖爷,给我老孙何等奖赏,且说来听听……”  “这猴儿,历练这么多年,仍如此不老成。一旁立下,等你师傅到来再说。”佛祖深知悟空禀性,对他又喜又气。  “嗨,老成什么,你佛祖刚才不是也‘吱――悠’了吗?”悟空见佛祖不怪,越法嘻皮笑脸起来。  “哇――”“刺――”这是什么声音?  神鹏立于如来佛顶,闻如来“吱――悠”之声已想笑,勉强忍住;听如来弟子赞歌,更想笑,硬强忍下;当它听到悟空当众揭如来之丑时,实在忍耐不住了,“哇――”的一声笑出声来。  神鹏的笑声不敢太高,也是强忍着。这一忍,坏了,一股劲进入腹内,“刺――”的声鼓出了一点点屎渣子,“吧――哒”,落在了如来的耳尖上……  “哼――”如来受到悟空的奚落,早已憋着几分闷气未出来。恰在此刻,他的护驾神鹏竟然敢当众“哇――”、“刺――”他,哪还容得。他举起佛掌一挥,猛击在神鹏身上,将它击出佛洞去,随即愤曰:“无礼,去吧!”  于是,神鹏被贬入凡间,到钟门前来投胎,让它历经人间磨难……  那神鹏讲完被贬负伤的经过,愤愤地向钟安人诉苦说:“那如来放屁臭人获赞语,我忍不住冒点屎渣却受惩罚。你说,我冤不冤呐――我的臂好了,谢谢妈——我去了。”  那巨鸟说完,“哇――哇――哇――”,连叫三声,将翅子一展,飞走了。钟安人猛一起身,想抓住那只大鹏鸟,一下子累得闪倒了……    钟安人从昏梦中惊醒,就听得一个助产婆说:“奇了,奇了!自己出来了。”  “可不。还是个胖小子呢!”另一个助产婆说。  “哇――哇――哇—”落草不久的婴儿哭了,声音非常洪亮,倒像是在呼喊“妈――妈――妈――”。  在生此婴儿时,他母亲梦到为神鹏正翅,所以便给他取了个名子叫“羽正”。羽正之意,即“欲翔高远者需羽正,思为身洁者必心清”。  钟母此刻始恍然,她的二小子是如来驾下的神鹏转世。自此,对这孩子,更是喜爱有加了。  羽正这小儿,与众的确不同。自他降生啼哭几声以后,再未闻他啼哭。他终日沉睡,偶尔醒来,吸几口乳汁又睡。当他熟睡时,摇之不醒,如同死婴一般;当他醒来后,逗之不乐,恰似傻儿无异。钟家以为此婴生病,请若干医生来看,医生们总是摇摇首,说:“此儿不似有恙,过几个月再说吧。”  孩子哭闹,令人厌烦;孩子不哭,也是父母的心病。羽正这孩子,一连三个多月未曾哭过一声,邻居们私下传说:“钟老大命薄,登山拜庙求来个傻儿子,值得吗?”  这钟老大即指羽正之父钟秀。钟老大对邻里的私议不以为怪,他尝笑对人曰:“古人云:‘大智者,如同大愚;不鸣者,一鸣则惊人。’吾子乃神鹏转世,未来兴许一鸣惊人哩。”  钟老大的话,虽是对自己的安慰,也是自己的理想。邻里闻知,模棱两可地回曰:“但愿知此吧。”  话休絮烦,羽正百岁日已至。  百岁这日,为了塞邻里之口,钟老大大摆宴席,将众邻里全都请到。盛宴开席后,依照惯例,钟安人命丫环抱着羽正临席,至各宴桌前行礼致谢。这正席上,端坐一位钟姓老秀才,论辈份犹在钟秀之上。这钟姓老爷子,甚爱本家后辈,因邻里对羽正多有诽语,他倒对其分外怜惜。当丫环抱羽正临席致礼时,他竟倏然离座,来至羽正前,用手轻抚他的面颊,曰:“钟氏之后,岂有痴子哉?”  奇迹出现了。老秀才的语音未落,丫环怀中的小羽正,突然奋啼起来,滚滚泪珠,夺眶而下。这孩子的哭声,较一般儿啼声更响亮;这孩子的哭声,与一般儿啼声似乎不同。一般儿啼,声为“哇哇”,此儿啼声,却似“仰仰”。  小羽正这一阵奋啼,令在坐的人大惊,却令老秀才大喜。他哈哈畅笑曰:“你道怎样?我钟门岂有痴子?”  这老儿回归座上,肃然对众人曰:“诸友听了,且听老夫一语。蛟龙发自深渊之中,名仕出于钟氏之家,吾今送此子一号,曰‘龙渊’,汝等看当否?”  钟老爷子出口成章,有理有据,众人听后无不佩服。于是,降生仅三个月的钟羽正,便由他的祖爷命了“龙渊”之号。这,恐怕也是天下仅有吧?这便是:    人道蛟龙出深渊,  此地蛟龙卧浅池。    文书及此,算作一结,席间蓐事,何需多述……  钟门尽出怪事。那小羽正百岁席间一啼,哭起来竟无休止。他哭累了睡,睡醒了哭,哭累了又睡。特别是夜间,一哭起来无休无止,惹得四邻不宁,多有怨语。  民间传说,小儿夜啼非为病,而是哭神作怪,只要用黄表纸蘸着朱砂水书写禁哭偈,贴于大街上,让过往行人反复吟诵,便可医治小儿夜哭症。钟家遵从此说,在青州城里大街上,张贴了许多偈贴,让过往行人诵读禁哭。那贴上的偈语曰:    天皇皇,地皇皇,  我家有个夜哭郎。  过路君子读三遍,  一觉睡到大天亮。    天灵灵,地灵灵,  我家有个夜哭虫,  过往神灵遥相佑。  一觉睡到大天明。    那偈贴后的落款是:城西北隅钟家庄钟氏秀为子羽正偈告。  禁哭偈贴出多日了,羽正哭症并无好转。哭得痛时,竟气闭声断,良久方能缓过气来。于是,钟门上下慌作一团,人人为这羽正的性命担忧。  有一日,羽正又“仰仰”地啼哭起来。听到这“仰仰”之声,钟安人猛醒,对夫君钟秀曰:“正儿爹,你我都糊涂了。我们去仰天寺求愿得子,到如今咱们还没有去还愿呢。咱孩子的哭声,莫不是……”  夫人一语惊醒梦中人,钟秀连连应和道:“不错,不错。欠愿未还,佛爷怪罪,令吾子痛啼。明日咱们赴寺还愿,此症必不医而愈也。”  第二天清晨,天刚交三更,一辆轿车便从钟家庄驰出,车内乘坐着钟秀一家三口。  那时节的轿车,木质的轱辘上包着一层铁瓦片,在硬地板上滚动起来咕噜噜作响。这辆轿车,沿赴仰天的山路,咕噜噜地一直响去。坐在车内的小羽正,则时断时续地传出阵阵“仰仰”哭声。天未及晌,车已过流洛村,再向前行便是文里村。正值此刻,忽闻文里村西南方向文殊寺里钟鼓齐鸣。这钟鼓声响彻谷溜,震撼山野,打破了仰天林的宁静。钟秀夫妇闻钟鼓声好奇,钟安人对夫君言道:“今日来得好巧,不知寺内作什法事。”   共 662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中医前列腺炎治疗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癫痫的医院
看局灶性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