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那是在200年的五月份

2020/05/22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那是在200 年的五月份,王海家要买一台小四轮子,已经上了几次绥化的老石头,一大早的就被老王家找走了。今天上绥化的还是三个人:王海、老石头、

那是在200 年的五月份,王海家要买一台小四轮子,已经上了几次绥化的老石头,一大早的就被老王家找走了。今天上绥化的还是三个人:王海、老石头、外加一个老石头不太认识的人。
吃早饭的时候听王海的老爸讲:来的这个人是王海的一个表叔,叫黑孩子。说是挺尿性的。这个人三十多岁,一米六十多的个头,挺瘦,穿的也很平常。
一路无话,早上的八点多到了绥化。下了火车,轻车熟路了,在绥化火车站前花了五块钱,打了一辆人骑的倒骑驴,从车站往西,直奔绥化地区的农机公司。到了绥化地区农机公司,那里的大门还没开那,员工们还都没上班。等一会儿吧……
王海和老石头他们三个人,在王海的一再说服下,几个人走进了农机公司对面的一个小吃部。一碗浆子两个油条, 老石头和王海还没等吃完那,黑孩子已经吃完了。吃饱了饭的黑孩子,说是要拉泼屎,他告诉王海,不用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他上农机公司里边去找王海他们俩。
上午十点多,老石头和王海已经把要买的车,开到了农机公司的大门口,加油,加水。开票子,交钱。一切都整好了,车也开出了农机公司的大门口 ,可黑孩子且还没有来,他从早上一出小吃部,就再也没回来。小四轮头朝西地停在了农机公司树带北边的控场里,只等黑孩子一到,开车往西一跑,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向北拐。那就是一路奔家了……
要是现在该多好,一个电话就知道是咋一回事了。可那时候的农村,根本就没有手机。唯一的办法,那就一个字、等。等啊等!老石头和王海从十点多,车出大门,一直等到农机公司中午下班,上班。等人的心情可想而知,况且这里离家还有四百多里地哪,小四轮最快一个小时也就能跑六十里地。妈呀!急死人了。老石头和王海两个人,就像是两个老王八一样,伸长了脖子,瞪圆了眼睛。看啊!看啊!等啊!等啊!好难熬的时间啊。下午两点多了,一辆警车嚎叫着来到了农机公司的大门口。王海和老石头他们两个对警车不感兴趣,他们想看到的是黑孩子。
来的警车停在了农机公司的大门口,车上下来了几个人,干哈的,往哪里走。王海和老石头根本就没理会儿,两个人都坐在了小四轮跟前的柳树跟底下,两双眼睛盯着两个方向……
突然:在两个人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人的说话声:“同志!你们两个是通北的吗?”
王海和老石头一起回过头,在他们俩个人的身后,很有礼貌地站着一个警察。还没等老石头说话呐,王海看着那个警察说道:“是啊!咋地了?您有事啊?”
那个警察很有礼貌地说道:“ 请你们俩到车跟前认一下人,车里有一个人,他自己说是和你们是一起的,你们俩看看是不是。”
黑孩子在车里坐着那,一边一个警察看着。老石头和王海一看,都懵了,这是咋一回事啊?这咋还整到了警车的车里头去了?还有好几个警察看着。
车里的警察和地上站着的警察都在看着王海和老石头,都等着老石头和王海在说话。老石头和王海两个人一时都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说啥好了。车里的黑孩子挺不住了,他看着王海和老石头说道:“说话啊!你们俩说咱们几个是一起的。”
“住嘴!不准说话!”一个警察打断了黑孩子的话语,随后,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子。
站在车下的那个警察,他看着老石头和王海说道:“你们两个听好了,刚才你们两个看到的车里地那个人,你们两个认识吗?要说实话……”
黑孩子站在了警车的跟前,几个警察分别和黑孩子握着手。一个个都说:“对不起!耽误您的时间了,差点把您也当成了是他们一伙的……”
客气了几句,警车走了,老石头三个人也上了小四轮。老石头和王海两个人都想知道这是咋一回事,黑孩子坐在小四轮子的翅膀子上,老石头开着小四轮子。小四轮子在三个人回家的大道上,突突地往家的方向跑着,黑孩子讲起了他上警察局里的一切……
还不太饿的黑孩子,晃晃荡荡地出了小吃部的房门,他想找个茅楼(厕所)拉泼屎。可这里哪像咱们自己的家里,或者是屯子里啊,那都有藏人的地方,在哪里都能拉。这人哪,也就怪了,蹲惯了茅楼的屎屁股,冷不丁子到了城里的那个洋玩意哪里,(坐便)还真拉不出来。
黑孩子一出了房门他就四处撒目着,他想找一个露天的厕所,或者是一个没人的旮旯。可这死地方,吵吵闹闹的,车来车往,到处都有人。哪有什么犄角旮旯啊,就是有,也是房子挨房子,出了大门就是道,根本就没有你想要找的地方。
黑孩子眼睛有些不够使地四处撒目,就在他想在一个胡同口往里拐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抢劫了,抢劫了!”
黑孩子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那,一个人影一闪,就从自己的身边过去了。紧跟着,后边的一个人也跟着叫喊着追了下去。
黑孩子只是摇了摇头,他收回目光,想往胡同里拐。可他刚一转回身,就在离自己不远处的道边上,有一个不太大的小布包。就在黑孩子一愣神的功夫,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走到了小布包跟前,一猫腰,捡了起来。黑孩子也没在意,他想快点找一个地方,解决自己屁股的问题。他拐过胡同还没走上两步那,捡到布包的那个人从后边就追了上来,他几步来到了黑孩子的前边,挡住了黑孩子的去路,他看着黑孩子问道:“哥们,这个包是您的吧!看看让我捡到了,您看看是不是您的。”
这个人说话挺和气,黑孩子不得不站下来,他抬起头看着对面的这个男人,很认真的回答道:“你整错了,这个包不是我的,你问别人吧。”
说完,黑孩子就想走,可拦着他的那个人嘻嘻地一笑说道:“哥们,你忙啥的?既然这个包不是您的,那您能不能跟我把这个包送到公安局去。”
黑孩子一听,他也哈哈地一笑说道:“你捡到的,那你就自己送去呗,我可没时间陪您去送。”说完,黑孩子又想走。
捡包的那个人用手掂着手里的布包,看着黑孩子说道:“你看看,这个布包是我捡到的不假,可你也看到了,我以为这个包是您的,可不是,现在您说您要走,让我一个人上公安局去送。你不怕我不送,半道上把这个包自己密下(留下)……”
这个人说话絮絮叨叨的,有些磨叽嘴子。黑孩子想走,他在前边拦着,这样的人,让谁遇上了,都没辙。那真是豆腐掉在灰堆里,打不的、吹不得。
就在这个人磨磨唧唧地不肯让步的时候,从黑孩子身后走过来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这个女人一眼就看到了黑孩子对面那个男人手里的那个包了,可能是那个女人也听到了黑孩子和那个男人说的话了吧。只见那个女人几步跨过了黑孩子的身边,站到了捡包地那个男人的面前说道:“老弟!您不用送了,这个包是我的,您还给我吧。”
黑孩子一听,高兴了,这回可以走了。黑孩子根本就不想去管这闲事,他恨不能马上离开这里。就在黑孩子要走的当口,那个捡包的男人,又拦住了黑孩子的去路,他看着黑孩子说道:“哥们!你相信这个包是她的吗?我看不像,兄弟,帮个忙,咋俩偷着看看这个包里的东西是啥,看完了,再问问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要是说对了,咱们就把这个包给她。她要是说不对,我再把这个包送到公安局去,咋样?”
“哎呦妈呀!”黑孩子心里这个烦啊,今天这是咋了,鬼缠身了。黑孩子只好又站了下来,两个人背过身去,打开了那个布包:我噻,两打崭新的人民币。
黑孩子两个人又把布包包好,转过身,捡到布包的那个男人把手里的布包背到背后,他看着对面的那个女人问道:“姐们!你说我捡到的这个布包是您的,您说说,这个包里都有啥啊?说对了,我们俩还您,说不对,那我可就没办法了,只好送到公安局去。”
对面的那个女人哼哼了半天,说道:“一个钱包,钱包里装的是钱。”
捡钱包的那个男人一听,只是笑了笑,又问道:“您的钱包是啥颜色的,钱包里有多少钱啊?”
对面的女人答不上来了,她啊啊了好几声,只说出了一句话:“我忘了。”
女人悻悻地走了,捡钱包的那个男人看了一眼黑孩子,小声的说道:“哥们!这回咋俩可发财了,走,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俩分了。”
鬼使神差般的,黑孩子跟着走了。醉酒红人面,财白动人心啊。捡钱的那个男人领着黑孩子拐过了几道弯,走了多远?在黑孩子的心里,始终存着那两沓厚厚的人民币……
在一个写着:“拆”字的破房子里,黑孩子和那个捡钱包的那个人蹲在了墙旮旯里,正要打开布包,分掉里边的钱。就在这时,刚才说那个钱包是她的那个女人,领着两个又高又大的两个男人追了进来,两个男人一进屋就大声地喊道:“别动!抢完了钱了,跑这里来分来了啊!”
听到了脚步声和人的叫喊声,捡钱包的那个男人吓的一激灵,还没有被打开的钱包,他一抖手,送到了黑孩子的手里。黑孩子两个人站了起来,黑孩子手里拿着那个还没又被打开的钱包,呆呆地发愣。捡钱包的那个人急忙说道:“两位大哥!这钱包不是我们抢的,是是是我们两个捡的。”
刚进屋里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几步上前,一伸手就要从黑孩子的手里抢回钱包,黑孩子一看,心里的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他不想被人冤枉,更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拉倒。黑孩子把拿钱包的手往身后一背,脚步随后也往后边跨了一步说道:“你慢点,你们说这个钱包是你们的,你们有啥证据啊?我还说这个钱包就是我的那,你说是你们的就是你们的。”
上前来的那个男人,看样子根本就没拿黑孩子当回事。因为黑孩子长的不大,又很瘦。没想到,黑孩子还挺硬气。已经到了跟前的那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他有些低头地看着黑孩子说道:“啊!你不信,是吧。那包里包的是两万块钱,其余的啥也没有,就两打崭新的人民币,不信你们打开看看。”
黑孩子不出声了,那包里还真是两沓人民币。黑孩子把手里的包伸出来,递给了站在眼前的那个男人。黑孩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心里说了一句:“妈的!这事闹的,狗咬吹鹏(吹饱了空气的,猪的尿包)空欢喜。黑孩子一边想着,以为是没事了,他抬起腿,迈步就想走。可他的脚刚迈了出去,大腿上就狠狠地挨了一脚。随着大腿的一痛,耳朵里就传进来了一个声音说道:”我 妈地,干哈啊!想走啊。你们知道我们为了撵你们,雇了多少人吗?你们两个狗逼东西,把兜里的钱都给我掏出来……“
捡钱包的那个家伙,这回来了完犊子劲了,乖乖的从兜里掏出来了两千来块钱,哆哆嗦嗦地把手里的钱,送到了对面的两个人的手里。嘴里还磨磨唧唧地说着:”您们可别打我,您们可别打我。”
他嘴里说着,手里递着钱,那眼睛却看着黑孩子,又用很小的声音对着黑孩子说道:“老弟啊!别磨蹭了,花钱免灾吧,快点掏吧。”
黑孩子听了旁边那个人的话,心里一股烦闷涌上心头,他在心里骂了一句捡钱的那个人道:“狗犊子,熊蛋包,完犊子玩应。自己兜里钱倒是有,凭啥要给你们,我他妈地有没……咳!还是怨自己,跟人家分什么钱啊。再说了,这事跟自己也没多大关系啊,我凭什么要把自己的钱给你们。”
就在黑孩子一愣神想心事的一瞬间,站在他旁边捡钱的那个家伙,突然一转身,一把抱住了黑孩子,大喊一声道:“伙计们!伸手吧!这家伙不是吃软饭的(就是不怕吓唬的那一种)动横的来吧。”
被抱住的黑孩子,一下子明白过来了。眼前的这些人是一伙的,自己这是上当了,要挨抢啊。好长时间没活动筋骨了,这些日子身子都有些皱皱巴巴的。哈哈,正愁的没人跟自己打一架那,机会来了。
黑孩子从小就爱打架,可以说是打遍东西二屯,只要是您到了通北这一片,你问别人可能不知道。你随便抓住一个人问他,你知道黑孩子吗,不管大人还是孩子,没有一个人对他是不熟悉的。那是出了名的打仗精……
黑孩子被人家抱着,他的心里一下平静了下来,他放松了整个身体,他的一个身体软绵绵的,像是被吓瘫了一样。抱着他的那个人觉得怀里的这个人好像一下子瘫巴了,他也觉得有些怪。他心里想:这个人可真怪了,还没等打呢就吓成了这样,本来以为这是一个挺尿性的一个人呐,哈哈,没成想……
要钱不要命,不动手那是最好了,抢劫的这些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抱着黑孩子的这个人一看黑孩子软了,他也松开了抱着黑孩子的手,就在他一松手的瞬间,黑孩子的身子往下一出溜,身子后仰,左脚蹲地,两只手向后伸,同时抓住身后边那个人的衣服,右脚猛地一个过顶踢。只听妈呀的一声叫唤,身后边的那个人就蹲了下去。
黑孩子右脚踢出,一脚踢中。他迅速收回右脚,双脚一着地,瞬间他又双脚用力弹了起来。黑孩子抓住身后那个人衣服的双手且没有松开,他双手一用力,往下一拽,他借着双脚上升的弹力,整个身子一下子翻过了他身后边的那个人的身后去了。他站在了已经蹲在了地上,用双手捂着眼睛的捡钱人。抬起右脚,嘴里骂了一句道:“你给我滚吧。”随着话音,一脚踹出,在他眼前蹲着的捡钱人,一脚又被他给踹的趴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共 658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拜读农村里的故事的小说,就像在欣赏一部真实的农村题材的电影。过瘾,黑孩子,老石头还有王海去绥化买小四轮子,那是发生在200 年的事情了。三个人到了地方后,因为农机公司没开门,三个人去小吃部吃饭,黑孩子准备上厕所,却遇上一伙以掉钱包为诱饵,诈骗钱财的骗子们,他们见黑孩子根本不吃这一套,知道是棋逢对手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露出了狼的本性。亮出了砍刀,准备让黑孩子有来无回,殊不知黑孩子当年练过拳脚功夫,将几个打倒在地,不过还是肩膀上中了一刀,幸亏,那把砍刀长,只伤了黑孩子的皮肉。后来,这伙人的打斗惊动了警察,黑孩子也被认为是他们一伙的,被抓了起来。找老石头和王海指认,才知道是误会。农村人出门在外时时要警惕诈骗,这帮骗子看到你是农村人就想方设法弄走你腰包里的钱。和谐社会,有时候真的是纸上谈兵,当然,骗子还是少数,只要咱们擦亮眼睛,就会识破骗子的诡计。在这一点上,农村里的故事借助此文给我们上了一场生动地教育课。推荐大家赏读,建议加精!【编辑:雅苑琼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52722】
1 楼 文友: 2014-05-26 18: :1 谢谢编辑的精彩点评,祝【杨柳】的编辑们,夏日愉快! 踏踏实实做事,本本份份做人,愿以文字结交天下好友
2 楼 文友: 2014-05-27 07:47:45 祝贺作品加精!期待继续赐稿杨柳!
 楼 文友: 2014-05-27 10:18:06 欣赏精彩的小说,受益匪浅。
回复  楼 文友: 2014-05-27 10:26:14 文友好!共同努力,一起改造我们的家园!
4 楼 文友: 2014-05-27 20:12:55 大哥的这个故事看得惊心动魄的。这样的事真有,不小心就上当了。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5-27 20: 5:17 弟弟好!这是我的一次亲身经历!男性肾阳虚吃什么补药
聊城治疗牛皮癣方法
成都九龙医院怎么样
广东白癜风医院
咸宁白癜风治疗费用
锦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揭阳白癜风
丹东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