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摩花旗混血史上券商摩根士丹利美邦公

2019/07/21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大摩花旗混血 史上券商摩根士丹利美邦公司降生美国银行对美林证券的并购完成才两周,华尔街版图又生变数。花旗旗下美邦经纪业务公司(下称“

大摩花旗混血 史上券商摩根士丹利美邦公司降生

美国银行对美林证券的并购完成才两周,华尔街版图又生变数。花旗旗下美邦经纪业务公司(下称“美邦”)与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业务合并的交易周二敲定,“史上券商”摩根士丹利美邦(Morgan Stanley Smith Barney)公司降生。 史上券商 花旗和摩根士丹利在给《财经》的声明中表示,美邦与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业务的合并协议已达成一致,摩根士丹利将向花旗支付27亿美元,收购美邦、美邦澳大利亚公司和英国Quilter公司,并持有新公司51%的股份,预计合并将于三季度完成。新公司将拥有近20390位经纪业务人员和近1.7万亿美元客户资产。三年后,摩根士丹利和花旗将获得各种对该合资企业的购买和出售权,但是花旗集团将在五年以内拥有该企业的大量股权。 摩根士丹利和花旗对新公司拥有不同的收购和出售权,花旗将在至少两年内持有大量股权。“从第三年起,摩根士丹利将逐年增加认股权。”花旗银行部门主管Edward Kelly表示,未来交易将按公允价值计算,摩根士丹利持股一旦超过80%,花旗有权要求摩根士丹利在一年内收购所有股份。 摩根士丹利联席总裁詹姆斯·高曼(James Gorman)将在保留原职的情况下出任新公司董事长,刚刚离任花旗全球财富管理业务美国加拿大区总裁一职的查尔斯·约翰斯顿(Charles Johnston)将任新公司总裁。 声明表示,合资公司预计可节约大约11亿美元的成本,部分源于关键职能的合理化与合并,其中包括技术、业务运营、销售支持、产品开发和营销。这些运营效能约占合资企业预计开支的15%,但不包括理财顾问的佣金。 各取所需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对表示,双方此次合作取得了“双赢”。尽管花旗总裁去年还对内部人员表示无意出售美邦,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因为“花旗高端客户多,但缺钱;摩根士丹利钱多,但缺客户”。 “摩根士丹利获益匪浅,这笔交易让它能在全球财富管理业务中留下更大足迹。”巴克莱资本驻纽约分析师Roger Freeman在此前的报告中写道,“对摩根士丹利股东来说,好处是从往日对手手中拿到一块十分吸引人的资产。” 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麦克(John Mack)表示,在未来几年中,该项业务将成为摩根士丹利越来越重要和越来越盈利的业务。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Vikram Pandit表示,合资企业将为花旗集团带来显着的协同和规模效应,明显减少开支,并使花旗保有一家即将成为行业且具有切实增长机会的公司的大量股份。 高曼表示:“合并将使两家公司的成本下降趋势保持18个月以上。”高曼称,虽然并购资金使摩根士丹利一级资本率下降1个百分点,但新公司将带给摩根士丹利账面收益。“两家机构的文化较相似,新公司组建将十分顺利。” 根据花旗的预计,交易完成后花旗将实现58亿美元收益,并创造约65亿美元的有形普通股权益。相关花旗:“超市”走向“专卖店”?赵刚 就在剥离旗下美邦经纪业务与摩根士丹利合并达成一致的当口,又有花旗将继续收缩另外两个业务消息的传来,花旗——这个曾被当作“全能银行”的银行业巨无霸是否正在抛弃1998年花旗银行(Citicorp)与Travelers Group合并时勾勒的金融超市的蓝图。 昨日《华尔街》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面临“瘦身”压力的花旗集团正准备推行一项大型重组计划,此举有可能使这家金融业巨头进一步被分拆。该知情人透露,花旗除了将美邦(Smith Barney)零售经纪业务部门与摩根士丹利旗下部门合并成一家合资公司外,还在酝酿收缩另外的两个领域——大型公司客户的批发银行业务,以及面向全球选定市场客户的零售银行业务。 该人士还透露,此次变革目标是从花旗的资产负债表(现在规模约2万亿美元)中剥离约1/3的资产。其他被砍去的业务可能还包括花旗集团的消费金融业务,如Primerica Financial Services和CitiFinancial、私人标识信用卡业务,以及它在日本的多项消费者相关业务。此外,花旗集团还计划显着减少自营交易业务,而这一业务一直在消耗公司宝贵的资本金。“预计花旗将在1月22日发布第四财政季度业绩时公布上述战略调整。”知情人这样表示。 现在的花旗集团是1998年Sandy Weill领导下的Travelers Group和John Reed掌管下的花旗银行(Citicorp)合并而来。其实在这10年中,花旗已经经历了三次重大的出售,除了日前宣布出售美邦外,花旗集团之前还分别出售了保险承销和资产管理业务部门。如果上述计划如愿以偿,这意味花旗正在从本质上改变当年花旗银行与Travelers Group合并时提出的“金融超市”路线。 而讽刺的是,就在不久前花旗CEO潘伟迪还多次表态支持公司这种“无所不包”的业务模式。但随着董事和管理层认识到第四季度至少亏损100亿美元,同时政府官员希望得到救助的花旗能够开展更大的自救努力,采取更激进的改革措施已经成为花旗不得不做的选择。“金融超市的模式从来就没有成功过。” Smith Asset Management Inc的创始人Bill Smith如是说:“花旗之前的三轮管理团队已经证明做不到这一点了,在未来继续这一模式也不可能在1年内实现。” 此外作为重组计划之一,花旗集团高管还在考虑建立所谓的“好银行—坏银行”模式。在这种结构下,花旗将建立一个新的公司实体来容纳自己剩下的1.1万亿美元的核心业务,而“坏银行”的部分将持有约7000亿美元资产,但这个实体可能会在会计问题上面临难题,而且花旗现在还没有敲定建立这种模式的具体措施。 但花旗集团仍然将保留其伸至国际的触角,按潘伟迪的话来讲就是:保持全球化角度对花旗来说是决定性的力量。

大同性病治疗医院
江苏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阿克苏哪家整形美容医院好
济南天伦不孕不育医院评价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