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寂灭天尊1259老头子赶到

2020/01/21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寂灭天尊 1259 老头子赶到!336;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缓慢!被血翎拦下,根本无法冲过去的凌月灵,含泪的目光死死盯

寂灭天尊 1259 老头子赶到!

336;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缓慢!

被血翎拦下,根本无法冲过去的凌月灵,含泪的目光死死盯着血月左使的右手,看着不断接近萧天腹部的举动,她悲嘶般的叫道,“血月左使,我凌月灵与你们不共戴天!!”

“没用了,已经没用了!你不可能救下萧天的!”

血翎嗤笑不已,眼中满是嘲讽的轻轻摇头。

狂剑没有说话,但却双拳紧握,他明白了萧天刚才交给他的眼神,让他拼了命也要保证凌月灵和三个小家伙的安全!

他不是笨蛋,现在这情况恐怕也只有萧天这么做,才能让凌月灵和三个小家伙安全。

“少爷,你放心!俺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狂剑双目中闪烁着悲痛的红色,死死咬着嘴唇,咬破了出血都没有丝毫感觉。

实力!

不管怎么说,还是实力!

如果有神域的实力,现在还能轮到那血月左使他们如此嚣张吗?

狂剑的心中,再一次对实力充满着无比的渴求!

他已经决定,不管今日到底如何,等回去之后一定要疯狂修炼,然后亲自去灭了血月,尤其这个血月左使,更是要将其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近了……真的近了……

随着血月左使的右手越发接近萧天腹部,众人的情绪更加悲凉,凌月灵哭泣着大喊不要,芷晴和离儿更是哭的撕心裂肺,然而那血月左使的手都没有停顿一下,其露在外面的血色双眸中更是露出了无比兴奋的嗜血光芒……

“月灵,回去告诉裳姐他们,是我对不起你们!”

“要好好的活着,我就算是死了,也才会死的瞑目!”

萧天忽的开口,温柔的声音好似亘古久远一般,让凌月灵泣声更甚,泪水早已经朦胧了双眼。

近了,真的近了!

眼看着那血月左使的手即将接近,萧天终于闭上了双眼,平静的脸上没有丝毫惧意。

他能够在这种危局中为凌月灵他们争得一线生机,他就算是死也能够安心了!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四周空间陡然传来一阵轰然炸裂的声音,仿佛空间塌陷一般,巨大的能量冲击波让血月左使面色一变,刚伸向萧天腹部的手都随之一顿……

“不好,封锁的空间竟然被破了!”

血月左使双眸一凛,随即看向重新睁开双眼的萧天,沉凝道,“不管如何,先废了萧天再说!其他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想法既定,血月左使右手上血光再次大盛,便立刻朝萧天的丹田部位赫然拍去!

如果这一掌真的拍实了,萧天丹田便会被立刻废去,恐怕不仅仅变成废人那么简单,甚至极有可能会危及到自身性命!

“谁敢伤老子的徒弟?”

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旋即一道寒芒宛如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萧天与血月左使中间,竟以强大的冲击力让那血月左使不得不侧身躲避,那本来已经接触到萧天腹部的右手自然也是缩了回去……

萧天身边也赫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粗布素衣,鹤发童颜的老者。

而他,正是老头子上官远!

“老头子,你怎么来了?”萧天看着老头子,很是奇怪。

“废话!老子要是再不来,你小子就真的成死小子了!”

上官远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萧天后脑勺,骂道,“你这臭小子,真他妈的丢老子的脸!就这点玩意儿就把你逼到现在这样子了?”

“师父……”

“老爷……”

凌月灵和狂剑也是赶紧跑到了上官远身边,可惜还没等上官远回答,他们却又急忙凑到萧天身边,一个劲儿的上下检查着,让上官远气得吹胡子瞪眼……

“好了好了,你们烦不烦人啊?”

上官远不耐的摆了下手,随即朝前方站在一起,面色凛然的血月左使和翎少血翎大骂道,“你们两个家伙,也真他妈的不要脸,竟然想要伤害老子的徒弟!你们真当老子我是泥捏的啊?”

“你……你是萧天的师父上官远?”

血月左使双眼微眯,沉声道,“你竟然能够突破我亲自封锁的空间!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老子是什么人,需要向你汇报吗?”

上官远好似老无赖般的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哼道,“不就是血月的那些鼠辈吗?怎么?欺负人欺负到老子头上了?”

“找死!”

听着上官远骂自己血月等人,血月左使和血翎当即面色一变,各自身上释放出道道血芒,便随着阵阵破空声的响起,朝那上官远所在位置急速袭去……

“给老子滚!”

上官远见状,却是横眉竖眼的一声冷哼,也没见到他有什么动作,恐怖的能量便是从他身上席卷而开,而那些血芒在还没到达他身前三米便接连消散,根本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而这一幕,却是让那血月左使和血翎二人差点连眼珠子都掉落下来。

“你是神域!”

血月左使指着上官远,难以掩饰震惊的叫了出声。

神域?

这下不仅是他,就连萧天和凌月灵他们也是被惊得一愣一愣的。

和老头子待了那么久,虽然知道他实力很强,且萧天都一直弄不清楚老头子到底是在什么境界,可若说老头子他是神域强者,这恐怕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一些了吧?

如果老头子真是神域,那么当初他又怎么可能被逼迫到只能来混元大陆的憋闷境地?

“老子是什么实力,管你丫的屁事?”

在众人的惊讶中,老头子却是伸出小拇指掏了掏鼻子,一副不屑的模样,“反正老子收拾你们两个老鼠足够了!怎么,还想和老子我较量较量?”

一口一个老子的说着,让对面血月左使和血翎二人神色更加难看。

一种前所未有的憋屈自心底滋生。

“你不要太过分了,老家伙!”

血月左使怒声道,“我们血月不是好招惹的!”

“不好招惹?老子倒想要看看,有什么不好招惹!”

上官远招了招手,不屑的道,“来,来!滚过来让老子看看啊!”

“你……”

血月左使感觉自己快要被气得吐血了,那紧盯着上官远的血红双眸充满无边愤怒,可他就真的不敢有任何举动!

至于那翎少血翎,却是双目寒芒一闪,怒道,“老不死的,受死吧!”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恐怕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

只见血翎怒喝后,便是身形化作一道学光,在血月左使还来不及阻止之前,急速朝上官远所在的地方冲去……

“白痴!!”

上官远不屑的掏了掏耳朵,可他根本没有什么动作,便是从旁边虚空中窜出一道身影,与那血翎撞击在一起,而后血翎以较之刚才更快的速度吐血倒飞而出,在那半空中立时展现出了一道妖艳的血虹……

“对大人不敬者,死!”

那忽然窜出的人显然没有打算这么放过血翎的意思,在身形一顿后便急速朝血翎飞退的方向追去。

“回来!”上官远忽的开口。

“是!”

那人从极动变成极静,几乎只在眨眼间,身形一闪便是已经回到了上官远身侧,恭敬束手而立。

这是一个中年人!当然以外表看年龄是肯定看不准的,尤其是圣域以上实力的人!

只能说是,这人对上官远无比恭敬,恐怕让他去死,他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这人……”

萧天双眼微眯,虽然他丹田被封印,但眼力还在。

此人的实力,最起码都在圣域七重以上!

唰唰唰……

而就在这一瞬间,又有三道身影闪烁而出,俱是中年男人面容,但他们的气息同样很强,且对上官远也是恭敬不已,一出现便是与刚才那人一般的恭敬束手而立……

这一幕,不仅是对面的血月左使和面色惨白的血翎,就连萧天他们都被惊住了。

萧天根本不知道,老头子身边还有这么强大的高手存在!

“老头子,你这是……?”萧天不解的问道。

唰……

声音刚落的瞬间,那四人的目光便如利剑般朝萧天射去,让此刻只比普通人强一些的萧天,立时身体一颤,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后方退去……

“放肆!”

上官远见状当即朝那四人冷斥道,“还不快点向少爷道歉?”

“是!”

四人收回目光,恭敬的朝萧天弯下了腰,“少爷,对不起!”

“没事,没事……”

萧天知道,这是因为他的话语对上官远不敬,他们才会那么做,毕竟也没受伤,他自然不会在意。

“你们记住了,以后要是再敢对少爷不敬,我扒了你们的皮!”上官远沉声道。

“是,属下谨记!”四人齐声应诺。

“喂,老头子,你够威风啊!”

萧天撇了撇嘴,凑过去坏笑道,“怎么?是不是有些事情该对我说了啊?”

“臭小子,你说的什么,老子不知道!”上官远撇嘴道。

“是么?”

萧天邪邪一笑,指了指那四人,忽的却是眼睛一转,脑海中蓦地生出了一个念头,难掩心中惊讶的道,“老头子,作为飓风右将很威风的吧?”

...

宝鸡市凤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浙江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云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贵阳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