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陵信息港

当前位置:

酒家小说千年之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涪陵信息港

导读

一千年,弹指即逝。轮回,继续上演。  千年之前,沫儿已逝,随后,蓝轻仙离世。这个世间,独剩下火沐风一人,他自是不会苟活,于是,选择轮回。他们

一千年,弹指即逝。轮回,继续上演。  千年之前,沫儿已逝,随后,蓝轻仙离世。这个世间,独剩下火沐风一人,他自是不会苟活,于是,选择轮回。他们摆脱了蓝家和火家的姓氏,也脱离了前世的记忆。千年之间,不会有人再记起他们。生活,一如往昔。  彼时,神界的统治者名唤天年,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在天年的统治下,神界开始了的强大,异界的纷争也就此隐匿。  与天年青梅竹马的女子名唤迷迭,是天后的不二人选。但是,深宫之中的锦衣玉食并不是迷迭向往的生活。一次又一次,迷迭试图离开这座牢笼,寻求自由与洒脱,可是却迟迟未能如愿。  多年以前,迷迭险些死于异界的纷争之中,幸而天主将其救回,这才让她逃过一劫。天主发现迷迭拥有不可思议的异能,唯恐再次引起战争,于是将她安排在碧螺宫,着重兵将其看管。在这里,能与迷迭说上话的人只有天年。那个时候天年很小,他常常溜进去找她玩。她也曾央他带自己出去,可是,天年却没有这样大的权利。  而今,天年终于继承了天主之位,成为神之国的统治者。可是,迷迭却因身份特殊,依旧被困在碧螺宫。  这天,天年在大殿中为众神之首紫烟举行庆功仪式。想必是天年太过开心,以至于忘记在碧螺宫结下结界,于是,迷迭终于寻得机会离开了自己的宫殿。很多年,她能看见的人除了天年便是侍从,乏味的感觉几近将她吞噬。她并不讨厌天年,但是,她心里明白,若是自己真的成为天后,那么,这种日子她便再也摆脱不了。  碧螺宫的不远处是一座小岛,在云雾的笼罩下,奇花异草若隐若现,凭添几分生动与活泼。迷迭绕过守卫,来到这小岛之中。紫色的精灵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还有不曾见过的小动物在草丛里奔跑,一副快乐闲适的模样。迷迭兴奋地跟在它身后,也开始在小岛中奔跑,风拂过她的脸颊,顺然的长发开始在风中扬起,轻柔灵动。  “何人擅闯我落空岛,有何贵干?”一声男音突然响起。  迷迭猛地停下脚步,抬眼四处看看,这才望见一名白衣男子踱步而来。他怀中抱有一只火狐,眉眼分外温和。  “你的落空岛?这么说这里是你的属地?你是谁?”迷迭一脸疑惑。  “擅自闯入的人是你才对,为何要我报上姓名?”男子边笑边抚摸怀中的火狐。  迷迭望了望他,只见他着一身白色长袍,眉眼之间甚是温和。想必这火狐的戾气便是被他化解的。迷迭思索了许久,依旧不言语,只是静望着他。  “什么人,竟敢如此无礼?”一名黑衣男子自丛林中跃出,瞬间落在白衣男子身旁,眉眼凌厉,颇有几分气势逼人之态。  “你们是何人?今天是众神庆功的日子,看你们灵力非凡,自是不同于那些守卫,却又为何留于此地?”迷迭疑惑地望了黑衣男子一眼说道。  “看来我们彼此一样。我是落神,他是夜神。你呢?”白衣男子微笑道。  “迷迭。”迷迭笑笑,转念在花丛中坐下。  “哦?那你的目的是?”落神挑挑眉,说完继续抚摸怀中的火狐。  “随意走走而已!”迷迭仰起脸微笑,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夜神。  见她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夜神也静静坐下。  落神见他二人都坐下,也便松手放掉了怀中的火狐席地而坐。火狐望了望落神,随即朝迷迭走去。迷迭很是欣喜,伸手便将它搂进怀中。温暖的触感旋即传遍全身,迷迭心中一阵欣喜,手便不自觉地抚摸着它鲜亮的皮毛。  落神见她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微笑。这名女子一脸的纯真,言语有颇有几分淘气,与素日里所见的女子有着太大的不同。落神心底便莫名地开心起来。  迷迭很想多留一会,可是,她发现有人穿透了她的结界。  看来,是天年来看她了。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偷偷溜了出来,于是,她迅速放下手中的火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告别,便折身离去。    “出去了?”天年朝迷迭笑道。  迷迭望了他一眼,一面调整气息一面思索该如何回答。  “不用想了,我故意的。困了你太久,该是时候让你出来走走,至少让众神都见见天后的模样。只是,我以为你会去大殿的。”天年嘴角勾起浅笑。即便是在微笑,迷迭依旧害怕,特别是他的双眸,似乎能洞悉一切。相比之下,夜神的冷漠一点都不可怕,而落神,更是温和可亲。想到这里,迷迭不由得对天年有些抗拒。  “进去吧,稍后会有人来拜见你。”天年不再微笑,只是自顾自地朝前走。迷迭跟在他身后,不敢多言。  不多久,便有人通报说紫烟和火神一齐来到了碧螺宫。  火神名唤烈焰,是紫烟的妹妹,生得精致娇俏。只见她着一身红色罗裙,明眸善睐,唇红齿白,娴静时庄重得体,谈笑间又不失俏皮风趣。再看看紫烟,一袭紫色长袍及地,上面缀满紫色藤萝,虽然表情凝重,但也不失为绝代佳人。乍看之下,这姐妹俩一个机灵热情,一个高贵典雅,却都深得天年信赖。  迷迭知道,很少有女子可以在天年面前这样放肆地说笑,看见烈焰的举止就能猜出天年有多宠她。想到这里,迷迭心底又有些阴郁。好像一直属于自己的某些东西,一时之间不复存在。  说是来拜见迷迭,其实,她们是在谈国事。迷迭到底按捺不住,也不曾打招呼便起身离开。天年望着她的背影,皱了皱眉,仍旧不予理会。  兜兜转转,迷迭也不敢去太远的地方。她太容易迷路,若是找不到回来的路,天年一定会生气,她很明白这一点。,迷迭只好回到落空岛。  落神和夜神依旧在花丛间端坐。望见她来,夜神便不再言语。  “怎么,事情这么快就处理好了?”落神一面笑一面抚摸着怀中的火狐,也不看她。  “嗯。”迷迭答道。  三人都不再言语,只是静坐着,唯有火狐在花丛中来回奔跑着。  待迷迭回到碧螺宫时,天年已经离开了。她再次变得孤单。想起落神温和的笑容和夜神面无表情的模样,迷迭心中又开始有了期盼。看上去他们两个人的感情很好,而他们的模样与性格却是那样的不同。迷迭想象得到,他们一定在某些地方有着共鸣,而这所谓的共鸣,正是她所渴求的。很多年,她一直在这样期盼,期待有一个人可以带她离开这深宫之中的禁锢。可是,她依旧一个人这样走过了许多年,这些数不清的日月。  天年很少来看她了,她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年便不再顾及她的感受。也许,自他成为天主之后便是如此了。不过,也幸而如此,迷迭才有了更多的机会离开碧螺宫。她心里明白,自己逃脱不了天年的掌控,但是,能随意去落空岛找落神和夜神说说话,抑或自己自得其乐般地融入那片花草,也是一件美事。至少,她不再那般忧伤。  迷迭一直不曾去往大殿,哪怕她心中明白,天年是在等她自己去大殿向众神表明自己的身份,她依旧不愿如此。一直以来,天年想要她做什么都不会直接告诉她,他知道,自己的言辞她都能明白,所以,他喜欢让她费尽心思地去揣测自己,若是迷迭能为他忧伤或者苦恼,他会开心地笑。  直到很久以后,天年才开始想起要调查迷迭每日究竟去了哪里。他一直以为,即便她不去大殿,她也会到处走走,熟悉一下神之国的领地,可是,他却错了。  他终于发现,迷迭每次去的地方只有落空岛。  落空岛是落神的属地。自先主仍在时便有规定,落空岛将永远归属于落氏管辖,他们不必受制于神之国的规定,可以自行控制。  长久以来,落空岛都是被天年忽视的部分。在他的记忆里,没有落氏族人前往过大殿。碍于神之国的规定,天年也不以为意。可是,如今,迷迭却与落神关系甚密。天年不由得想要废除神之国的这一规定,从而管制落神。  可是,迷迭却没有给他机会。  迷迭从落神口中得知千年雪域的事情,她知道,自己如果不选择前往千年雪域接受惩治,那么,落神和夜神还有落空岛,极有可能都会因她而消失。她一直偏爱着落空岛的自由,至于落神,他那双眼眸才是她所钟爱的吧。天年的双眼总是让她感觉满含危机,而落神的存在却可以轻易化解她心中的防备,温和得如同常年不变的溪水。  很自然的,神之国便开始有了七色迷迭花的诅咒。传闻迷迭背弃了天年,爱上了别人,于是,她被夺去了爱情,然后在千年雪域承受冰雪的浇灌。身为迷迭仙子的她,必须实现前来许愿的人类的愿望。若是有一天,有人为了自己所钟爱的人而来到了此处,那么,她才可以再次幻化成曾经的模样。如此,诅咒便会解除。  天年对于迷迭的行为非常生气,可是,迷迭已经自己选择了惩治方式,也封印了爱情,那么,他就没有理由来刁难落神。这个时候,天年把目光转移到了夜神身上。  夜神虽然也是落氏一族的支系,可是,他的属地却是炎魔之地,所以,他依旧要受制于天年。  神之国开始了第二次战争,战场便是炎魔之地。可是,很明显的,神之国的诸多将才都不是夜神的对手,而天年意图逼迫落神出手的计划也难以实现。  天年大怒,遣火神烈焰去往炎魔之地与夜神对抗。  两个人的战争持续了数月之久,依旧不分胜负。而落神却按夜神的意思离开了落空岛,从而来到了人间。  夜神知道,落神担心的人依旧是迷迭。千年雪域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得了的地方,也就是说,迷迭选择的处罚是神之国重的处罚,她极有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神之国了,若是如此,那么,落神终也将选择与天年对抗。虽然,迷迭与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她的身上有着与落神相同的气息,不是华贵与灵力的强大,而是一种源自本身的对自由的向往与执着。即便落神从未表露,夜神也明白,落神一直钟爱着这名与众不同的女子。  神之国的战争在落神离开之后骤然停止。天年无法追寻到人间的落神的踪迹,终,他选择让火神烈焰与夜神结成连理,从而养育出更为强大的后代。  这一消息,得到了神之国众多人的支持。原本,神之国就是不喜好征战的国家。与其让他们一直战斗下去,不如以这种方式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力量。可是,面对这样的命令,火神却开始反抗。而夜神,即便不愿如此也并未反对。他知道,如果他们都反对,那便是对天年的挑衅,届时,将会有更多的人来对付他。那么,落神极有可能会被牵扯进来。在落氏一族有一个秘传的规定,而他现在的任务便是遵守这个规定,将落神保护好,尽量不要让他出手。    落神在人间找到了火沐风和蓝轻仙。即便他们已经转世且摆脱了火家和蓝家的姓氏,然而他们依旧没有逃脱三世宿命。很小,他们便被命运羁绊在一起。直到落神赐予他们前世的记忆水晶球,他们才知道了这种逃脱不掉的命运羁绊。于是,火沐风在落神的指点下,与轻仙一起踏上了千年雪域的道路。  去往千年雪域对他们来说比任何事情都要艰难。即便他们拥有强大的灵力,可是,他们依旧无法敌过途中的各色人群。幸而落神一路协助他们,这才使他们来到了然空谷,从而进入了千年雪域。  彼时的轻仙并不想化解自己的三世宿命。她心里明白,既然注定要轮回三世才能改变她是优昙花的前世,那么,即便他们找到了七色迷迭花,她也不可能实现这个愿望。既然如此,不如祈求让沫儿复活罢。然而,沐风却不是如此。前世的记忆给了他太多的震撼,沫儿的死让他无比绝望,可是,他觉得自己如果不能改变轻仙的命运,那么,沫儿的死才是让他觉得遗憾的。  便是如此,他们二人来到了千年雪域的迷迭花面前。  这便是神界的天主所钟爱的女子,即便已然化作迷迭花,也依旧透出一种淡雅芬芳之气,而她便可以实现来人的愿望。在这个冰雪的世界里,她给了所有人希望,温暖自花瓣间传递出来。  终于,色彩斑斓的光束后面传出一名女子的声音,那声音缓缓道:“说出你们的愿望吧,你们是批来到千年雪域的人,我会竭尽所能满足你们。”  “解除轻仙的三世宿命。”“让沫儿复活,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沐风和轻仙同时答道。  “看来,你们并没有达成一致。请你们决定好,我只会实现你们的一个愿望。若你们执意如此,那么,将会有一个人受到处罚。”  沐风陷入了沉思。  在前往千年雪域的路上,他已经无数次地记起沫儿的模样,想要再次与它嬉笑。可是,他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让自己许下这样的愿望。归根结底,他依旧是个自私的人。  再次的回答,两个人依旧没有达成一致。  “既是如此,我便破例帮你们完成两个愿望。也算是感谢沐风帮我解除了封印的束缚。”  “住手,迷迭,我已奉命来对他们二人之中的一人进行惩处,你不可再继续违反神规。”  迷迭自花瓣中抽离出人形望向来人,只见一袭华丽的紫色长袍在飞雪中扬起。原来是众神之首紫烟。  “若是违反了又如何?”迷迭冷冷道。面对紫烟的冷漠,迷迭感觉到那种犹如天年一般的气息。  “若是违反了,你将永远被囚禁于此,而他们都会死。”紫烟依旧冷漠。面对迷迭,她心中有很多的不满,若不是她,烈焰不会这般痛苦,被逼迫与夜神在一起,还不知道天年终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迷迭望了望沐风与迷迭,不再言语。  “若是要惩罚,还是惩罚我吧!”沐风道。  “不,我可以的。惩罚我吧,放过他。”轻仙说道。  “天主的决定是选择赐死你们之中的某一个人。既然你们如此相爱,而轻仙不久将于人世,那么,就让沐风你陪她好了。你们也该公平才是。前一世她死在了你的面前,让你痛不欲生,今日,我会让你死在她面前。这样,轮回才能继续上演……”紫烟冷笑道。  迷迭终于明白,为何她选择化身迷迭天年不曾追究,而是做出了这番决定。原来,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即便她的爱情封印因沐风的原因解除,可是,她也将重新回到神界,并且,失去前世的一切记忆。  她望着面带微笑的沐风和轻仙,心中一阵悲痛。他们注定的三世纠葛,第二世已经落幕了。可是,自己与落神呢?她,依旧没能逃离天年的掌控。很多年,即便她的行为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他终依旧能轻松掌控她。  迷迭望着风雪迷蒙的千年雪域,眼前再一次浮现出落空岛的一切一切。而落神温暖的双眸,在她心中,刻下了深的印记。  七色迷迭花,终于只是流为一个传说,在那无法触及的彼岸,依旧迷人。还有那些人,为了他们的爱在这白雪之中被掩埋,再也无法触及到曾经的温暖。  然而,真正的迷迭花传说,这才开始在人世间蔓延。千年雪域的一切,因这一变化,才有了新的模样。 共 551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私处瘙痒咋办 中医治疗阴囊湿疹成果好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是哪家
标签

上一页:情难忘1

下一页:悼戴复古妻